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李庄传》李亚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3期

李庄传

李庄传

李亚 男,1971年生于安徽亳州。1990年3月入伍。199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海军政治部创作室。著有小说集 《幸福的万花球》 ,长篇小说 《金色大雨》 《流芳记》 等。

李庄传

方言乎·闲言乎

 

  我老家的方言很有意思,这是我前不久刚认识到的。有一段时间,我像做学问一样研究它。其实,刚当兵时我对这些地域性很强的方言深恶痛绝,与人交谈时尽量避免使用,以为那样做就可以消除掉身上的土渣味。然而,今天,我对老家的方言和说话方式深深迷恋。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老家的方言十分奇特;我猜想有一些可能在上古时期就使用过。

  说起来有点神秘,我独自一人在思考老家的某些方言时,常常耳边出现幻听,眼前出现幻觉,仿佛灯光一闪,一个身穿蓑衣、头发高高盘在头顶的老人,摇着独木舟,用我老家的方言哼着俚曲,从看不到尽头的河流远处缓缓来到我面前。我坐在河边心醉神迷,只有侧耳聆听。

  一连数月,我一直深陷于这种类似谵妄的状态中。

  警醒之后,我产生了一个朴素的梦想:操着老家的方言,比着我们那儿的人说话行事的原样,讲一讲我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的一些故事。我知道这很难,但本着这个愿望,我很想作一次尝试。我会努力,我将凝神屏气,尽量把这个故事讲得符合我的设想。

  但是,出来当兵二十余年了,诸多方言早已忘了不少,加之身边战友来自五湖四海,而且更换频繁,耳濡目染,积习久了,以致我现在说起话来不仅南腔北调,还养成了东一榔头西一斧头的习性,所以,在讲述的过程中,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别太介意,暂且放宽尺度,容我烂刀炖 (钝) 斧头,炖到最后剩啥是啥。

老母猪·长癞疮·罗拐腰

  我老家李庄,啥话儿都说得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简单举几个例子……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