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雪山的话语》泽仁达娃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1期

雪山的话语

雪山的话语

泽仁达娃 男,藏族,一九六八年生。一九九○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入选藏地文丛短篇小说集《智者的沉默》和《散文诗精选》等选本,曾被聘为巴金文学院创作员,获第四届四川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

雪山的话语

  爱从山峰左边或者右侧出来的朝阳,一下从山峰正中出来了。山峰正中出来的朝阳是春天的朝阳。

  阿绒嘎不是自己走来的,他胯下的白马又老又瘦,又老又瘦的白马晃进村道时,太阳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一群野狗发觉了美味似的蹿出去。领头扑上来的那条黑狗,与阿绒嘎飘逸而去的马鞭相遇。马鞭蛇一样缠住狗头。阿绒嘎扬手挺胸,黑狗和它的悲鸣落进汹涌而至的狗群。阿绒嘎优雅地翻上马背。年迈的白马经不起变来变去的阿绒嘎,老马歪斜的身子阵阵颤抖,四蹄一下忙乱起来。村道上涌出比往日更多的笑声。阿绒嘎利索地跨上马背,优雅地提提马嚼子。老马朝挤满了笑声的村口走去。

  阿绒嘎对着人群说:“本登科巴你站在发笑的人群里不笑,你不会笑吗?”

  人群中的本登科巴比骑马的阿绒嘎高。女人配着饰物的发辫,男人头上的红缨簇和大耳环,在他胸前拥挤和攒动。本登科巴像是松林中的一棵杉树,高大得如同站在一块巨石上。阿绒嘎知道本登科巴脚下没有巨石。再过几年,他骨子里的有种东西就会让他睡不着觉,就会使他搂不着女人就想咬自己的嘴唇。就像眼下时光里的自己,没有女人不好过日子。

  在取笑的人群里,没有最招惹眼目的汉子朗吉杰布。他要是站在今天的人群里,一定会占据几个人的位置。阿绒嘎不知道天底下还有没有这么粗壮宽大的人。这位名叫郎吉杰布的小伙子,几乎天天去山林中练枪法,只能让轰鸣声和目光去追赶的野兽飞禽,最后被他塞进携带的鹿皮口袋。鹿皮口袋比一般人伸开的双臂高一些。许多人说他的锡弹长了眼睛。郎吉杰布的鸣火枪迷恋着山林。有时他的背上没有猎获的野物,但他获得了比野物更珍贵的见识。人们确信他遇上了山里那位踏雪无痕的修行喇嘛。他时而给村庄带来闻所未闻的见解。

  朗吉杰布偶尔会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高声说:“祖先的历史其实跟一座山的两面一样,山顶居住着吐蕃王朝。”

  阿绒嘎和郎吉杰布一样,住在穷得勉强飘得出炊烟的房屋里,住着的亲人只有自己的老母亲。只是……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