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河套平原》向春

河套平原

河套平原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向春 女,本名任向春,生于六十年代。鲁迅文学院第二届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小说八骏”之一。发表中短篇小说多部,著有长篇小说《鸡蛋放在哪只鞋子里》《身体补丁》《刀子的温柔》《妖娆》等。现居兰州。

河套平原

  黄河几字形上端,阴山之南,黄河北岸,就是河套平原。一直以来都是游牧民族的栖息地。道光以后,准许开放缠金地(河套以西地区),“雁行人”浩浩荡荡地进入河套,垦殖定居,在这块地广人稀的土地上形成疏疏落落的村庄。这是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移民,称作走西口。这是一次圈地运动,人们以低价租种蒙古王爷的土地,这就出现了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阶层——地商。地商们利用廉价劳动力把黄河的水引到自己的租地上来,形成最初的黄河灌溉。在没有任何科学仪器的条件下,河套地区开发了八大干渠。
河套平原西部的河套地区,俗称大后套。

第一章

1

  民国初年,二十郎当岁的大后生苗麻钱和杨板凳,分别离开家乡河曲走西口。他们从村里春出秋回的雁行人口中得到消息,说大后套吃白面烧红柳一人一个胖媳妇。或者他们从已经定居在河套的乡亲那里得到口信儿,内容大概是:地多水多人傻速来。于是在一个春寒料峭的清晨,他们扎上家里准备给他们相亲的一块白羊肚肚手巾,背上家里唯一的一条褡裢,从不同的村口走出来。他们的爹蹲在地上抽旱烟,闷声闷气地说,有本事发不了财不要回来。他们的娘哭得死去活来,仿佛西口是虎口,娘的哭声凄惨而古怪,惊得一只正在卧蛋的母鸡咯哒哒地飞起来,正在脱肛的一只蛋从空中落下,粉碎。
  他们望着自己家的烟囱,手背抹着眼泪一步一回头地往西走。一路上百般艰难,不是黄河决口得退回来走,就是遇到土匪得绕道走,反正走十步退三步走包头绕石拐,到了后套已经是麦子浇头水的时候了。河套的土地上并非到处都是油锅盔,要想吃饱肚子得下力气,粮食不认人,只认汗珠子。他们打短工,一村……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