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家人们》黄蓓佳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2期

《家人们》黄蓓佳

《家人们》黄蓓佳

黄蓓佳 女,现任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今天我是升旗手》《亲亲我的妈妈》《何处归程》《世纪恋情》《婚姻流程》《所有的》等。曾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

家人们

第一章

已经许久不下雨了,公路在初春灰色的苍穹下显得肮脏和颓败,有几分破落的味道,又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挣扎。劣质柏油只薄薄地铺了路中间的部分,两边的路肩很明显地裸露着灰土和砂石,被干燥的小风贴着地面卷起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漩涡,追着车轮奋力往前。那些有幸被柏油遮盖的路面,因为载重卡车和农用机械的一次次碾压,也已经龟裂,凹陷,或者不规则地鼓凸,为继续来往的车辆制造出无数麻烦。

开车的袁清白生怕他的客人情绪不快,嘿嘿地笑着,头扭向后座,对罗想农解释道:“农村的路就这样,牛踩猪跑的,修多好都没用!”

体重将近一百公斤、脖子跟脑袋一般粗细、圆滚滚的身躯上紧裹了一件深灰色“BOSS”西装的袁清白不是普通司机,他是镇上最大的肉类联合加工厂的老板。他开的这辆车也不是普通的车,是漆黑锃亮的德国“奔驰”,只不过款式老旧了些,车型略显笨重,车内米黄色的皮饰也开始发硬,人坐上去,鼻子里嗅到从皮饰缝隙里钻出来的陈腐气息,依稀中时光正在倒流,会有一种迷迷糊糊的诧异。

“跑这样的农村公路,这车不合适。”罗想农说。

他跟袁清白说话,用不着客气,他知道对方不会跟他计较。三十年了,彼此之间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大哥,你猜我买这辆车花了多少钱?”袁清白没有回头,却竖起两根肉肠似的肥嘟嘟的指头,用力举过肩膀,示意给身后的罗想农。“二十万!简直是白捡。车子没一点毛病,是一个做房地产的老兄喜新厌旧淘汰出来的家底儿。”

“人家不要的,你要?”罗想农不以为然。

袁清白认真回答:“我有用。去市里去省里谈生意,见朋友,都得靠它撑面子。”他艰难地挪动一下身躯,把坐姿调整得更舒服一些,接着说他的生意经:“大哥你不懂,我们这些人跟你不一样,你是名牌大学教授,面子里子都有,你就……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