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中国创造》赵晏彪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5期

赵晏彪,满族。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文系。曾任《中国化工报·文化周刊》主编、中国化工作协副主席,现为《民族文学》杂志社副主编、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领导小组成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文学院客座教授。已出版《真水无香》《真水亦香》《雁过皇城根》《与波光水流对话》《译道与文化》等九部专著。曾获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文艺作品佳作奖等多个奖项;多篇散文、小说被多省市选入中学语文课本,并被译成英、蒙、藏、维、哈、朝等多种文字。

□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中国企业改革从阵痛到新生、从起步到迅速做大的缩影。
  主人公汪海洋是一位经历过战争洗礼的转业干部。在改革开放初期面对各种困境时,始终保持了敢做、敢为、勇往直前的品格,从四面八方的阻挠中突围,横扫各种荆棘,带领企业走上发展的快车道。当做强企业的时机成熟时,他以放眼全球的雄才大略,创建了国梦集团总公司,使“国梦”名牌产品打入欧、美、亚、非各个国家和地区。
  本书的主要特点是将刻板、程序化的工业生产写得起伏跌宕、如泣如诉。在创作方法上,以中华民族独有的道德观、价值观为主线,结构了每个人鲜明的性格特点,处处闪现真诚、感恩、宽容、忘我的人性光芒。通过一环扣一环的故事情节告诉读者,创民族品牌需要扬正气,汇能量,打重拳。企业家拥有军人的勇敢、外交家的策略、政治家的视野,才能铸就大业,展现世人瞩目的精英风采。

□ 作品评论

改革者的圆梦之歌

白 烨

  看到赵晏彪的长篇小说《中国创造》,让我惊喜。这是他的长篇处女作,写得劲骨丰肌,血肉饱满,既在工业题材的写作上拓出了一片新的天地,又在时代生活的歌吟上谱出了新的华章。因了这样一些因素,《中国创造》在近期的长篇小说创作中,自然脱颖而出,理当引人关注。
  《中国创造》主要经由一个人——汪海洋的不懈追逐梦想,一个单位——绿岛市国胶公司一厂的变身“国梦”集团,描写了新型改革者在奋进人生中的茁壮成长,表现了国营企业在奋力改革中的由小到大、由弱变强。这样的题材,这样的人物,在近年来的小说创作中已不多见,原因就在于这样的直面现实,涉及到工业行业和企业领域,没有厚实的生活积累和深挚的情感浸润,单凭闭门造车式的艺术想象,很难编织出动人的故事,构筑出引人入胜的细节。而作者赵晏彪,既有着多年的化工生活经历,对国营工厂的转制与转型,也有着自己的直接体验与切身体会。在写这部作品之前,他又到一些国企单位定点深入生活,旧有的积淀与新颖的感受融会贯通,激活了他的艺术灵感,调动了他的生活库存,于是,《中国创造》就在数年的孕育与打磨中,瓜熟蒂落,结成硕果。
  洋洋四十万言的《中国创造》,作者写得酣畅淋漓,意犹未尽,读者读来有滋有味,兴致渐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作者对两种关系的深刻认知与独到把握,使作品在内蕴开掘上,大含细入,别有天地,也使作品在艺术表现上丝丝入扣,自出机杼。
  这第一种关系,是官长与单位的特殊关系,这或者是领导与企业,或者是老板与公司,总之是起统领和决策作用的管理者与相关人员的关系。这种关系所以重要,有诸多原因,比如为现存的体制所决定,所有的单位,都是一把手说了算,管所有事。这个一把手的素质如何,就成了个人之荣辱、单位之进退、企业之兴衰的关键所在;还如官场文化已经浸润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看领导眼色行事,唯领导意志是从,成为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在工作中和生活中的常规。正因为这些原因,人们几乎就像撞大运一样,希望能遇到一个开明又能干的领导,以使单位正常运转,人们正常生活,或至少不给单位添乱,不给人们添堵。从这个意义上说,国胶一厂的职工们是幸运的,他们新来的厂长汪海洋,正是他们多年来都没有遇到的想干事、干大事的引领者。汪海洋一到国胶一厂,就以组建强干的新班子,智斗捣乱分子和平息欠债风波,建立了基本的诚信,树起了自己的威信。他这样做,是因为心里有底。这个底,就是他是在想工厂所想,急工厂所急,而办好工厂正是领导与职工的共同利益所在。也正是在这一点上,他又得到了公司领导的支持,得到市委领导的赏识,从而使自己有了来自上下两方面的鼎力支持。而濒临倒闭的国胶一厂,就在他不无满足的追求和永不停歇的改革中,一步步地从国胶一厂变身为集团化的国梦公司,成为中国制鞋工业的龙头老大,从中国走向了世界。
  这第二种关系,是个人作为与时代氛围,单位进取与社会环境的连带关系。人们当然在什么时候都可以作为,什么情况下都可以做事,但没有相应的环境氛围,却可能事倍功半,徒劳无功,或难有作为,难以成事。汪海洋和他的国胶一厂,虽然遇到由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带来的极大冲击,但因适逢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环境与背景,却也迎来自力更生、博弈市场的巨大机遇。正是在自己的老牌产品失去市场,外来的名牌肆意挤压的境况下,他们抓住契机,弃旧从新,在推出自己的“国梦”品牌的同时,也把企业更名为国梦集团公司。作品里写到的广交会的展销产品,与美国鞋商姜托尼的谈判与合作,到日本考察制鞋的机器设备等等,都是改革开放逐步深入后的标志性现象。正是这种在市场化这个大舞台的竞争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汪海洋在搏击风雨中增长了胆识,增进了智慧,国胶一厂变身国梦公司才会成为现实,国梦公司瞄准更为远大的目标奋力飞翔才有可能。在这个意义上说,汪海洋也罢,国梦公司也罢,都因为赶上了全面转型的社会环境,遇上了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时代,这才得以实现一个个愿望,成就一个个梦想。因而,汪海洋的寻梦、追梦之旅,也自然是改革开放成就种种梦想的圆梦之歌。
  《中国创造》可圈可点、可评可说的地方很多,如直击工业领域的艰难转型,正视国营企业的转制改造等等,但最为彰显特色而出彩的描写是,作者着力打造了汪海洋这个形象,并由这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形象,描绘出了卓富时代气息的新型改革者典型。
  作为部队转业地方的营级干部,汪海洋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冶炼出来的。转业地方之后,他不仅没有丢掉军人本色,反而更加勤于学习,敏于思考,经过成功与挫败的一再锻磨,很快成长为在企业运营上长袖善舞的能人,在实施品牌战略上卓有成效的强人。他边当学生,边当先生。他在一些有关企业发展的演讲中,出自经验之谈的种种见解,听起来不仅豁人耳目,而且惊世骇俗。如“市场是企业的最高领导”,有人视之为金玉良言,有人就看作离经叛道。他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忠实践行者,一切都以有利于职工的利益为目标,以有利于企业的发展为旨归。在这个人物身上,人们能明显感到一种不信邪、不服输的军人气概,而更为突出和难能的,是他把个人干一番事业的追求,企业打一场翻身仗的任务,为民族创一个品牌的使命,三位一体地融合起来,不可分割地交织起来,这就使得个人奋斗的梦想,企业做大的梦想与民族复兴的梦想,内在地合为了一个梦想:“国梦”。这样一个梦想,由于有更广大的目标,更深厚的基础,更普遍的共识,更雄厚的力量,使得他本人拥有了大气度、大情怀,也使他的企业与事业拥有了大气象、大机遇。王海洋确实有着无尽的能力,无限的魅力,原因就在于他是挺立于改革开放潮头的弄潮儿,是体现着时代前进方向的改革者。在他身上,为企业争荣,为民族争光,为国家争强的理想信念,坚不可摧。而这种理想所焕发出的力量,势不可挡。这样的人物称得上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无疑正是生活中不多见,文学中不常有的新人形象。
  作为赵晏彪的首部长篇小说,《中国创造》甫一露面,便不同凡响,这既向人们表明,赵晏彪写作这部作品是酝酿已久,有备而来,也还向人们预示,赵晏彪在现实题材的小说创作上,尤其是工业与企业的传统题材的推陈出新上,仍有相当的潜力,可以寄予厚望。工业题材领域,一直是当代小说创作的一个重点与热点,但自蒋子龙之后,这一题材领域在小说写作上日渐趋冷,这与传统的工业领域发生了巨大变化有关,也与熟悉并倾心于这一题材写作的作者越来越少有关。因此,写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中国创造》的赵晏彪,不妨沿着这一路径继续前行,再给我们带来新的意外与新的惊喜。

【作者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为中国创造者而歌

陈应松

  赵晏彪是《民族文学》的副主编,也是一个优秀的散文家和报告文学作家。但看到他写的长篇小说《中国创造》还是大吃一惊。晏彪所在的这份杂志,有许多事务工作和编务工作。但对一个热爱写作的人来说,难不倒他对时间的分配和利用。不仅不会偷懒,反而会激发他书写更多文字、更多领域、更多体裁的作品。晏彪凭着他在化工行业十多年的履历,他丰富的生活根底,刻骨铭心的经验,驾驭这部30多万字的作品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但作为同行,也深知他的艰辛。在后记中晏彪这样说到他的写作:“历时五载寒暑,甘苦共尝。在这项浩大的艺术工程中,我的身体、心志、毅力、品格和文学修为,皆于磨砺中得到了提升……写作是出于真心的感动,我热爱,出于一种欲罢不能的创作心理,如同面前有一座山,不攀登不足为快。”这种与自己搏斗,与生活搏斗的心态,看似悲壮,但也乐在其中,这部终于问世的小说应该让他有成就感。
  《中国创造》写国企改革,写国梦牌民族鞋业从濒临倒闭到起死回生,到兼并其他企业的壮大过程,读者看得惊心动魄,作家写得慷慨激昂,气韵贯通。其心无旁鹜、快马加鞭、一泻千里的气势,刚劲铿锵的节奏,表现出作家对长篇小说的掌控能力、拿捏能力和开拓能力。《中国创造》其实写的是中国近四十年来改革的一个缩影。主人公汪海洋是作家刻意书写的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一个改革者的代表,一个时代的象征。国胶一厂在生死存亡的时刻,转业军人汪海洋临危受命,一身正气,有胆有识,有勇有谋,上任后几板斧就让摇摇欲坠的企业稳住了,也建立了自己的威信。但与旧习惯、旧势力、旧体制作斗争的过程中,汪海洋决不手软,包括他提出最高领导是市场,因此得罪了省里的领导。不仅得不到上级的支持,家里的人也认为他是个闯祸者。后来,越来越险恶的斗争,让他卷入了各种“丑闻”之中,自己和亲人都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儿子被刺伤,家里被丢炸弹,炸伤了人,还有的两劳人员身绑炸药要与他同归于尽。这些起伏跌宕、惊险万端的故事,就是中国改革历史进程中必然遭遇到的波澜壮阔的命运。也不仅仅是汪海洋的命运,同样是姚丽梅、汪军娃、付大勇、李小娜、吕银勺、汪小丫各色人等的命运。
  这本书的书名是“中国创造”而不是“中国制造”,这显示出作家对自己所写作品的自信和雄心。创造是我们国家的生存之本,因为有“中国创造”,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文化才能立于世界前沿。也因而,就像小说中所写一样,每三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人穿国梦牌子的鞋。竟然在台湾、韩国等制鞋企业,都堂堂挂着汪海洋关于企业和品牌的语录。作家倾尽全力塑造汪海洋这个人物,倾注了对我们国家和时代涌现的改革英雄的崇敬之情。汪海洋有着宁折不弯、永不言败的韧性和宽阔的国际视野,有着熠熠闪光的人格魅力。无论是面对压力,面对危险,从来临危不惧,临危不乱,乐观以对。面对亲情时又柔情似水。比如对自己战友的弟弟吕银勺与家人,对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战友和同事,包括对家庭困难却以炸药相威胁的孙辉南,都有动人的表现。
  晏彪的这部长篇是从结实的生活中来的,有着对现实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把握力量,对现实生活密障的穿透力量。密集的情节和爽快的叙述是要用熟悉的生活来支撑的。对橡胶产业和制鞋业他做足了功课。当下小说写作,的确要告诉许多作家,“创造”不是“捏造”。对一线生活的缺失,“捏造”成为许多作家的首选。但有一些作家则沉入生活的深处,去撷取真实感人的写作硬件。工人阶级作为我们国家的领导阶级,被文学淡忘许久了。书写工人和工业题材的长篇更是凤毛麟角,而这类小说中有品质、有高度、有热力、有追求的更少。从这一点来说,晏彪的这部《中国创造》可谓弥足珍贵,可谓稀有难得。
  应该说,晏彪的写作得益于他充沛的激情和纯正的愿望,当然,也有一个写作者的野心。塑造一个英雄,书写一个时代,就如他后记中所说的:“为中国创造者而讴歌,为中国文坛留下一部抒写中国创造者奋斗历程的工业题材作品,为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历程留下一部工业企业改革史……”他的目的应该说达到了。
  写作难,写工业题材更难。许多工人出身的作家望而却步,譬如我。但晏彪却迎难而上,殊为不易。何况现在已不是乔光朴的时代,不好把握光怪陆离的工厂和企业改革生活,也不知改革者的最终命运会如何。因而在这部小说的结尾,汪海洋在参加完吕银勺的婚礼后遭遇到暴风雪,奄奄一息,生死未卜,也是大有深意的,这是一种真理的呈现。类似汪海洋这样的人,终归是不得善终,凶吉难测,结局可能是一个并非必然的悲剧。感谢晏彪,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血肉丰满的、充满悲欢离合的改革者故事,让我们对改革有了新的认识,也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抱有美好的信念。

【作者系湖北作协副主席】

勇向潮头立 敢为天下先

俞 胜

  作家赵晏彪曾在石化行业工作十余年,无论从生活经验还是写作能力上,对工业题材都有比较准、精、深的掌控。离开石化行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沉淀,他以改革开放带来的心灵冲击为切入点,用五年时间精心打磨了一部工业题材的长篇小说《中国创造》。
  相对于乡土题材、历史题材、都市题材乃至军旅题材而言,工业题材小说在当前文学创作中仍居于边缘地位,工业题材小说创作的实际水准与壮阔的工业化进程不相适应。赵晏彪的小说就从这里起步,聚焦一家国企的改革,讲述了转业军人汪海洋临危受命,大刀阔斧地把濒临倒闭的国胶一厂发展成国梦集团,又把国梦鞋业由“中国制造”发展到“中国创造”的艰难历程。小说以汪海洋上任伊始应对债主堵门、计划经济断奶、售鞋连锁店私有化受阻等矛盾为中心,展开企业内外——从工厂到社会各个领域的多种冲突,成功塑造了一位带领员工锐意进取、“敢为天下先”的国企领导者形象,为当代长篇小说人物画廊增添了多彩的一笔。
  党员的自觉意识和军营生活的锤炼使汪海洋身上充盈着高度的敬业精神,同时他的身上还有充沛的创业激情,正是这种自觉意识和创业激情,激励着他去攻克一个又一个的旧习惯、旧势力、旧体制的堡垒。他的每一次破茧重生都经历阵痛,在这个过程中,汪海洋不但遭到了家人误解,还遭到了纪检组织的误解。随着矛盾冲突的加剧,他本人甚至遭到了死亡威胁……赵晏彪直面现实,将优美的文笔、诗意的想象与严酷的真实性有机结合,使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大大提高了小说的艺术性。
  作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汪海洋坚持经营之道和为人之道并举。在经营上,他的思想超越了同时代的企业家,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并形成了“汪海洋语录”。譬如,“市场是企业的最高领导”,“民族品牌的意思就是坚决不做世界的加工厂”,等等。当然,这些独到的经营之道并非是天生的,而是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逐渐成熟的,是从失败的教训和古人的思想中得来的。小说写出了民族优秀文化与人物成长的内在逻辑关系。
  在为人之道上,汪海洋廉洁无私、光明磊落;工作上,他有股子“霸蛮”之气,认准一件事,就要不折不扣地完成;生活中,他有情有义,以德服人,譬如对战友的弟弟吕银勺及其一家情意绵绵,对被人陷害、出狱后以炸药来威胁自己的孙辉南以德报怨,帮他解决生活困难的问题。赵晏彪以细腻、灵巧的笔触,挖掘人物丰富的精神世界,使汪海洋这一形象丰满而生动。
  小说不仅写出了汪海洋勇向潮头立、敢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更可贵的是,写出了他身上流淌着的一位企业家的道德血液。这种道德血液激励他把企业做大做强,自觉地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譬如,国梦集团在自身发展进入快车道后,与13家经营不善的乡镇鞋厂联营,使它们起死回生。“一枝独放不是春”,汪海洋的理想是要“以点带面,带动绿岛市制鞋企业的发展”。后来,国梦集团又先后重组外地的花青轮胎公司和东升虎狮轮胎厂,不仅挽救了两家外地的濒危企业,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也使两家企业的近万名员工重拾生活的梦想。作为国有企业的领导者,汪海洋超越自利而为公利,以天下为己任。
  小说的新意还在于,能够以建构现代企业制度的角度,站在中国企业发展理念的前沿去思考问题。在国梦集团具备了一定实力之后,汪海洋做出了与绿岛海洋大学合作办学的决定,他认为,“制鞋工艺看似简单,却包含着橡胶、化工、纺织、机械等多门专业技术,又涉及生理学、心理学、美学等多种学科。所以,没有一所专门大学培养学生,很难将中国制鞋工业搞上去。”在这里,小说通过生动的情节,触及了提高“中国创造”科技含量、个人与企业共同成长等现代企业发展的关键命题。
  《中国创造》选题重大,揭示深刻,再次佐证了面向生活时代的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生命力。

【作者系青年作家】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