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谜窟疑踪》方兆祥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1期

方兆祥 男,1942年生。现任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共第十四、十六、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工作之余,创作和发表过多种文艺作品,有中篇小说、电影剧本、戏曲剧本、报告文学、诗歌和杂文等。曾获得过中国新闻奖和华东新闻奖。出版文集《落地有声》《精神力量》《我说政协》和长篇小说《罂粟果》等。

□ 内容简介

在安徽黄山脚下的桃源村,村长和时光旅游公司导游小姐琬月接待了从西班牙远道而来的西班牙国际旅游公司执行总裁桑德罗、管家冈斯纳尔以及翻译蝶丝,准备商谈旅游项目的合作事宜。在参观了蕴含浓厚徽风古韵的牌坊群和双祖祠堂后,桑德罗吐露寻根才是此行的真实目的。
原来,桑德罗的祖先莱尼·桑德罗曾远航至中国,甚至从桃源村买走了一座东莱山庄,与桃源村现存的惜趣山庄一模一样。莱尼·桑德罗在梦中受到宙斯的启示,在玛雅人的末日丧钟敲响十二下之后,桑德罗家族的男性后裔要携带半块海蚌化石,以及从东莱山庄井里发现的半张秘图,去徽州桃源村寻找另一半秘图,以拯救苍生。众人果然在惜趣山庄找到了另一半秘图,拼在一起竟然是一张描绘新安江畔景色的“秋色晚炊图”。这时,惜趣山庄的古钟突然敲响了十二下,之后飘出一张小纸条,指出藏有秘密的地点正是黄山脚下的花山石窟。一行人来到花山石窟,竟在2号洞窟的墙壁上找到和秘图上一模一样的一幅山水画。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冈斯纳尔摸了一下壁画,结果众人开始了时空穿梭的奇妙旅途。
琬月和桑德罗穿越到了唐朝天宝年间。琬月化身为从马嵬兵变逃生的杨贵妃,桑德罗摇身一变为护送杨贵妃的天翼将军,二人被李员外迎入“通天洞府”。冈斯纳尔和蝶丝穿越到春秋时期越国的洞窟练兵场,被范蠡当成奸细囚禁。而村长穿越到自己的办公室,无端听见了外星人妻子的声音,具备了自由穿越时空的本领。村长穿越到春秋时期,救出冈斯纳尔和蝶丝,和他俩一起穿越到天宝年间,与琬月和桑德罗汇合。一行人在通天洞府的倚天牕看到了一张碟片,记录了外星人在太阳山即今天的黄山挖掘了四十九个洞窟,形成了今天的花山石窟。琬月的半块海蚌化石和桑德罗手中的半块如阴阳二极合为一块太极石。原来这块石头是当年女娲补天时留下的,太阳山的娲女得到了这块石头,她爱上了太阳神羲和的后代帝子,却受到月亮国祭司冈斯纳尔阻挠,二人最能没能相守。琬月正是娲女的传人,桑德罗是帝子的后裔,而冈斯纳尔正是祭司冈斯纳尔的后代。
一行人穿越到了大西洋上月亮岛的月亮国。由于有外星人相助,月亮岛上有高度发达的文明,虽已早早沉没,却包裹着一层密不透水的量子屏障。岛上的居民正进行末日狂欢,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外星人甚至也参加了庆典。这时,村长使琬月、桑德罗和冈斯纳尔穿越到一万年前的月亮国。冈斯纳尔成为当时的祭司,谏言国王修建太阳神神庙并企图夺权。冈斯纳尔请化身为娲女和帝子的琬月和桑德罗用太极石启动太阳神神庙中的光伏电池组,却因为自己夺权失败而阻挠电池启动,月亮岛因此沉入大海,娲女和帝子也从此分隔两地。
时光回到当下的月亮岛,琬月和桑德罗终于成功启动了光伏电池组,阻止了因月亮岛能源枯竭造成北纬30度地区连环震颤,拯救了月亮岛,更挽救了地球。最后,琬月和桑德罗、外星人村长和他的妻子在桃源村幸福地生活。

□ 作品评论

求同存异,和而不同

滋芜

《谜窟疑踪》描述了一个西方人在中国徽州寻根的故事,本身具有中西文化交融的背景,其情节跌宕,悬念丛生,语言诙谐幽默,对中西文化因素皆信手拈来,讴歌了人间正义和真情大爱,彰显了作者对中西文化交流与互释的文化理想和人文关怀。同时,作者将古徽州的著名风景区西递、宏村、棠樾牌坊群等与玛雅人关于世界末日的传说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展现了徽州人文历史的无穷魅力。尤其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部小说堪称是一部美妙的中西文化交响乐,大量纵贯古今的中西文化因子自然而然地充斥于作者娓娓道来的奇幻故事中,既有宏大的世界“大文化”的视野,又有对典型的中西方神话、建筑、典故、文学等文化元素的细致描述,体现出作者紧随时代潮流,在中西文化融合的语境下打通中西文化壁垒的人文理想,也不失为对开展跨文化研究的勇敢尝试。
在当今社会,中西方文化的接触与交流不可避免;但在这种形势下,人们又不免对本民族文化是否会消散在世界“大文化”中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从而形成一种落叶归根、固守本土文化的心理。如何调和二者间矛盾,是我们必须反思的问题。在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信息传播全球化的大趋势下,要想保持并继续发展人类几千年来创作的文化的多样性与丰富性,就必须在“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理念指导下,积极进行异质文化的对话与沟通。
  
《谜窟疑踪》涉及了东西方两大文明,由于自然环境的巨大差异,东西方长期形成的民族特性、心理素质及民族的审美习惯和爱好对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作者将故事发生的地点设置在黄山脚下的桃源村。黄山是安徽省的风景名胜,是徽州文化的核心与图腾,更是东方文明的杰出代表;而三个西班牙人化身西方文化的使者,为桃源村带来了别具特色的西班牙文化。中华徽州和伊比利亚半岛作为徽州文化和西班牙文化生发的土壤,也在作者的行文中逐渐展露出令人瞩目的光彩。  
文化是一个极其宏大而内涵丰富的概念。在人类的文化进程中,各种各样的文化因素充斥于人们的生活中,各个地区、各个民族的文化元素共同构成了人类文化这一不断变化、发展着的动态有机体。其中,神话、建筑和典故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人类的宝贵文化财富,又全面而深刻地反映出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与共通之处。我们不妨从这三个方面出发,讨论《谜窟疑踪》中中西方文化的具体显现及其异同。
鲁迅先生对神话有一段精彩的论述:“昔者先民,见天地万物,变异不常,其诸现象,又出于人力所能以上,则自造众说以解释之:凡所解释,今谓之神话。”神话是远古先民对所接触到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幻想出来的具有艺术性的解释和描述的集体口头创作。在《谜窟疑踪》的叙事过程中,中西方神话对铺展剧情、设置悬念起到了重要作用,更是中西方交融的具体显现。
在《谜窟疑踪》中,女娲这一中国神对推动剧情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女娲补天这一神话传说甚至可以作为小说故事的原点。
传说女娲用五彩石补天,扑灭大火,弄干洪水,树立四极,并抟黄土做人。在小说中,作者巧妙地续写了女娲补天的传说。女娲将一块补天剩下的彩石送给人类,太阳山下的一位漂亮姑娘得到了这块石头。姑娘与太阳女神羲和和东夷人祖先帝俊的后代帝子相爱,把自己的五彩石分给帝子一半。而这两块五彩石分别到了徽州本地人琬月小姐和西班牙人桑德罗先生的手中。桑德罗拿着那半块五彩石和半张手绢(其实是半张地图),不远万里来到徽州寻根,却发现自己正是帝子的后人,并最终与娲女的后人琬月小姐喜结连理,在一定程度上包含着中西方文化交融的深刻寓意。在小说中,琬月小姐作为桃源村的导游,又是娲女的后人,她聪明伶俐,善良真诚,宛若女娲转世,具有中华民族的美好性格。
与之对应的,在小说中,桑德罗的祖先莫尼·桑德罗伯爵在与玛雅人的战斗中身负重伤,他梦见“宙斯坐在奥林匹斯山的宝座上,手上托着雄鹰,脚下踩着雷电,威风无比”。宙斯要求莫尼·桑德罗伯爵为杀害玛雅人赎罪,去东方朝圣,去桃源村从一双姊妹楼中买下一幢运回西班牙重建,直到发现房子中的秘密。这个秘密就是山庄水井密室中的半张地图。于是桑德罗先生一些人开始了徽州的寻根之旅。在这里,宙斯和女娲一样,揭示了故事的起因与背景,都带有神话与预言的意味。
原始先民在神秘而悲喜莫测的日常生活中积累了丰富而强烈的情绪体验,神话难以理解的现实呈现出戏剧性的效果,人们在对世界假想性的把握中宣泄了种种令人不安的情绪。相同的原始社会形态,决定了中西方先民在社会生活、意识形态等方面具有某些一致性。而神话作为这种社会生活和意识形态的曲折的、幻想的反映,也就必然有共同性和规律性,这就是中国和希腊古代神话相似的根本原因。因此,小说家通过中西方神话反映中西方文化的相通性,可谓匠心独运。
黑格尔认为,艺术最初的任务就是将本身客观的东西根据自然的基础或精神的外在环境来构成形状,从而把一种意义和形式纳入本来没有内在精神的东西里,最早承担这项任务的艺术就是建筑,因而建筑是一门最早的艺术。在《谜窟疑踪》中,作者对中国传统徽派建筑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并多次比照西方建筑,体现出浓厚的人文关怀。
在小说中,当桑德罗先生一行人刚到桃源村,村长和琬月小姐就带领他们参观了桃源村举世无双的“村口名片”,即现实中的棠樾牌坊群。作者对其有一段十分精彩的描写:

牌坊又叫牌楼,是中国古代最具典型意义的物质文化形态,它把“忠、孝、节、义”这个儒家文化的重要内涵与标新立异的石坊建筑巧妙地结合起来,成了传统文化的旗幡。人们一见牌坊,就似看见一个个千古名人、一桩桩流芳事迹,让你不得不潜心思虑,抚胸感怀,真的是一门一境界,一坊一蓬莱。

在介绍许国牌坊,即“八脚牌坊”时,作者又写道:

只见这座牌坊八柱擎天,三层石坊飞檐翘角,东、西、南、北四面通衢,正面的凯旋之门直指苍穹。整个石坊遍布雕饰,仿佛集中了全国最精湛的雕工雕技,既有如意缠枝、锦地开花,又有苍龙翘首、凤穿牡丹,更有雄狮守护、气势磅礴,特别是石坊上的题款更是不凡……

从这些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对徽州牌坊可谓是如数家珍。棠樾牌坊群是明清时期徽派建筑艺术的代表作,位于古徽州府歙县郑村镇棠樾村东大道上,共七座,明建三座,清建四座。其建筑风格浑然一体,虽然时间跨度长达几百年,但如一气呵成。安徽歙县棠樾牌坊群高大挺拔、恢弘华丽、气宇轩昂,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在封建社会,牌坊多是为了表彰功勋显赫的官员、节妇烈女或家族科举成就,从而宣扬礼教,标榜功德,具有浓烈的宗法制度色彩。
祠堂是建筑艺术对宗法制度的现实反映。在徽州古建筑中,祠堂突出反映了徽派建筑设计、工艺美术及雕刻装饰的艺术特点,在徽州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反映。在小说中,作者重点介绍了双祖祠堂,详细描述了祠堂的石狮石鼓、仪门、影壁、天井、露台、正厅、享堂等部分,突出了徽州祠堂的布局、功能及艺术特征,更与“李改胡”的传说相结合,将建筑艺术与历史传说融为一体,文化内涵十分深刻。
西方建筑主要使用石材,一般是纵向发展的,因此柱子成为西方建筑的主要因素,承担着将高密度的石制屋顶擎入云霄的任务。西班牙位于伊比利亚半岛,是一个各种文化相互影响、相互交织的国家。作者也在小说中提到:

美丽的塔霍河环抱着伊比利亚半岛,在这个富饶的小岛上矗立着不同时代、不同文化、不同风格的建筑物,罗马人、西哥特人、阿拉伯人都曾经是这里的统治者,而这些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留下的文化基因居然能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使托莱多成为西班牙非常独特、非常典型的丰厚遗产。这种遗产不仅属于西班牙,更属于全世界。

由于中西方社会经济发展的差异性,中西方的建筑艺术也存在很多不同点。但从广泛的文化层面上看,中西方建筑艺术也具有共通性。除了最基本的栖身作用之外,中西方建筑都是人类将抽象的精神意志通过具体的、有重量和体积的现实材料加以表现的产物。除了实用功能以外,中西方建筑都带有象征意味。虽然人类在这种活动中形成了各自的具有独特性、稳定性和一贯性的风格,但建筑艺术和创造建筑艺术的活动在本质上没有区别,是全世界人类的一项共有的不停歇的活动。作者在小说中对中西方建筑的对比与联系,既使我们深刻认识到中西方建筑的特点及其博大精深的文化传统,又使我们进一步意识到中西方文化在本质上的共通性。
典故是没有明确关联性的转变参照,类比某一文学或历史人物、地点或事件,或是另一篇文学作品及章节。由于典故并未被明确地标识出来,这就意味着作者和他的读者都应具备相当丰富的知识才能正确理解典故的含义。在《谜窟疑踪》中,作者运用了大量典故,可谓妙语连珠,体现出其丰富的知识阅历和深厚的文化修养。大量典故的运用也使得小说的文化内涵更为丰富,丰富多彩的中西方典故也映射出中西方文化的特色及其背后广阔的文化背景。
在小说中,村长、琬月小姐及桑德罗先生一行人来到花山石窟,管家冈斯纳尔无意中触碰了一幅壁画,结果除了村长之外,其他人有的穿越到了春秋吴越争霸时期,有的穿越到了唐朝马嵬兵变时期。而勾践灭吴和马嵬兵变是我国两个著名的历史典故,既有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又有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小说中,作者又多次援引了堂·吉诃德这一文学典故,用堂·吉诃德和桑丘比喻桑德罗先生和管家冈斯纳尔。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划时代的讽刺小说佳作。小说以堂·吉诃德企图恢复骑士道来扫尽人间不平的主观幻想与西班牙社会的冷酷现实之间的矛盾作为情节的基础,巧妙地把堂·吉诃德与仆人桑丘的荒诞离奇的游侠经历与16世纪末17世纪初的西班牙社会现实结合起来。
除此之外,作者在小说的字里行间巧妙穿插了很多其他中西方典故,在此不一一赘述。大量典故体现出丰富多彩的中西方文化,对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人文理想的实现埋下伏笔,对小说中的中西方文化互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如前所述,中西方文化虽各具特点,但存在共通性,这是由人类这一族群整体的特性决定的。因此,中西方文化互释就有了立足点和必要性。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所说的文化并非一经铸就就一成不变的文化陈迹,而是在永不停息的时间洪流中不断以当代意识对过去已成的“文化既成之物”加以新的解释,赋予其新的含义。文化是正在进行着的当前整个社会的表意活动的集合,包括意义的陈述、传达以及各种释义活动。因此我们所说的文化是一种不断发展、永远正在形成的“将成之物”。中西文化互释需要一种规则,我们可以将这种规则看作一种双方都认同的相互对话的方式。如果只是用西方文化解释中国文化,那么中国文化就会被纳入西方文化的体系中,失却自身的特点;如果只是用中国文化解释西方文化,就会难以被西方接受,而自身的文化特点也很难在对比中突出。随着近现代“西方中心论”的逐渐瓦解和中国文化的光彩为世人所瞩目,中西方文化的互释是双方进行文化对话的重要方式。
在《谜窟疑踪》里,作者将中西方文化的互释与交融这一人文理想寄寓在小说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中,或隐或显地表达出对中西方文化的赞美及其相互融合、共生的殷切期待。
首先,琬月小姐与桑德罗先生是一对美妙的组合。琬月小姐是徽州本地人,她聪明貌美,善良诚实,放弃了去大城市发展的机会,留在了桃源村时光旅游公司当导游,直到成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她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而且作为著名旅游胜地的导游,不免要经常与外国游客打交道,因此她本身就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媒介。在小说中,琬月小姐是东方女性乃至东方文化的象征,更是小说中娲女的后代,在小说的最后和桑德罗一起拯救了世界。
而桑德罗先生作为西班牙人,“有着典型的西方人身材,高挑坚挺,但脸庞却透露出东方人的敦厚和聪颖,特别是那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珠,与传统的中国人别无二致”。作者首先就在外貌上让西方人桑德罗染上了东方色彩。同时,桑德罗的祖先莫尼·桑德罗听从宙斯的劝告,不远万里到中国徽州桃源村买下了东莱山庄,并留下遗嘱让桑德罗家族的男子回桃源村寻根。桑德罗正是奉着家族使命来到桃源村,他作为帝子的后代,不仅与琬月小姐合力拯救了世界,更在小说的最后和琬月小姐喜结连理,不仅续写了帝子与娲女的前缘,也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中西方文化的姻亲关系和交融的必然结果。这两位人物在各自具备东西方人的特点之外,身上也存在着很多异质文化特色,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小说作者的良苦用心。
其次,外星人村长也是一个十分具有人格魅力的角色。在小说的前半段,他是桃源村的村长,十分有领导能力,带着桃源村的百姓过上了好日子,很有威望,是一位具有东方传统智慧的老村长。而在小说的后半段,他脑中的记忆断片渐渐被找回:原来他是一个外星人,在桃源村生活了20年,为了拯救地球于水火,借着帝子的后人桑德罗来到徽州寻根、地球将再度陷入灾难的契机,他临危受命,外星人的意识和能力渐渐觉醒,他在各个时空里任意穿梭,运用各种手段解救、帮助桑德罗和琬月小姐一行人,最后终于挫败了冈斯纳尔家族的阴谋,拯救了月亮岛,也拯救了地球。在这一过程中,村长起到了引路人的作用。他既有超能力,又有丰富的知识和社会经验,没有他的帮助,就不会得来小说最后的大团圆结局。可以说,村长是作者心目中的东方智者形象。而这位地球的恩人、全能的智者却选择了和外星人妻子一起消除了所有关于外星人的记忆,留在了桃源村,“成为地地道道的桃花源中人”。这既体现出作者对黄山的热爱与赞美,又流露出宇宙是一家的宏大的人文情怀。
从故事的缘起来看。很久以前,娲女和帝子受到冈斯纳尔家族的阻挠,最后被迫分离,这可以看成是东西方文化的短暂分隔而相互陌生。而桑德罗家族的莫尼·桑德罗受宙斯启示,远渡重洋来到中国,买下了东莱山庄,并让后代男性子孙,也即帝子的后代去徽州寻根。在东莱山庄,一切都是东方式样的。有名人字画、古玩玉器、徽州三雕和文房四宝,莫尼·桑德罗的画像是中国式的,他穿着前文提到的许国大学士的官服,也是伯爵自称有半个汉人的血统的佐证之一。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桑德罗家族是中西方文化的使者,他们的寻根行为既是家族使命,又具有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人类学意义。
从故事的经过来看。桑德罗先生一行人和琬月小姐及村长经历了一系列艰难险阻,从最初的相遇、误会、怀疑,到后来的相互了解、信任、合作,直到解除危机,皆大欢喜。在此期间,其实是以桑德罗、冈斯纳尔、蝶丝小姐乃至莫尼·桑德罗伯爵及伯爵夫人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同琬月小姐、村长乃至娲女、帝子、春秋文明、唐朝文明为代表的中国文明的对话与交流的过程。同时我们可以看出,这一过程是生动、友好而富有成效的。桑德罗一行人对东方文明充满好奇与尊敬,而琬月小姐和村长对西方文明也颇有好感。因此,小说的经过不仅是桑德罗家族的寻根过程,更是中西方文明的呈现、对话和交流、碰撞的过程。
从故事的结果来看。桑德罗和琬月小姐明确了自己作为帝子和娲女后人的身份,在外星人村长的帮助下,用五彩神石拯救了月亮岛,更拯救了人类世界。在此,作者已经将眼光从世界的东西方聚焦到人类这一整体性的范畴上,从而进一步摆脱了民族主义和地方主义,这是一个极其深刻的转变。更通过村长的外星人身份,把目光从人类投射到全宇宙,体现出作者宏大的世界观。

在《谜窟疑踪》里,中西方人尽管对对方的文化都十分欣赏,但都没因过分追求异质文化而丧失本民族文化的立场,间接体现出作者“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文化立场和人文理想。求同,就是寻找共同点和一致性。存异,就是包容、接受、学习对方的个性。不同文化可以相互借鉴、吸收,但其之间的差异是无法无视的,它们之间的矛盾也必然产生。在文化差异和文化冲突的问题面前,我们必须首先承认并尊重差异,才能在平等互惠的文化交流中将文化冲突与文化矛盾引向相互沟通、相互理解和互补互惠。
对于开展文化对话与交流,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而不同”原则具有重要价值。“和”与“同”的区别,在于是否承认原则性和差异性,有差异性的统一才是“和”。事物虽各不相同,但都存在于相互的关系中而非孤立存在,“和”就是指诸多不同因素在不同的环境中和谐相处。“和”要协调“不同”,达到新的和谐统一,产生新的事物。这一事物与其他事物又构成新的“不同”,最后所有的“不同”并存,达到更大、更和谐的统一。同时,“和”要适度,要恰到好处,达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悖”的理想。“和而不同”反映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甚至一个时代的文化包容性和开放性,是文化发展与繁荣的重要原则和最高理想。
文化的多样性和文化交流方式的差异性是中西方文化融合中的最大困难。但是最富挑战性的并非在于多样性,而在于我们接受文化多样性的兴趣和执著。中西方文化交融不仅需要我们把握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更重要的是要抱有跨越文化障碍、进行文化交流的诚实而真挚的愿望,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显而易见,作者就是满怀这种诚实而真挚的愿望,在《谜窟疑踪》里引领读者认识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体会西方文化的异域风情,在“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方法与原则下,铺展出中西方文化的绚丽图景,勾勒出中西方文化交融的美好未来,满怀深情地表达出了在文化多元共存的基础上实现中西方互看、互识、互补、互利的人文理想。

【作者系安徽省新安画院院长,艺术评论家】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