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长篇小说选刊》的理想是什么?

中国作家网主编胡殷红与《长篇小说选刊》主编高叶梅对话
时间:2005年12月
  
《长篇小说选刊》是全国纯文学期刊里最年轻的一本刊物,2004年8月国家新闻总署批准正式刊号,当年9月出版“试刊号”,2005年全年为季刊,经过一年的努力和尝试,2006年后定位为双月刊。目前第一期杂志已经上市。
  
胡殷红:《长篇小说选刊》经过一年多的运转,是否挤身于为数众多的选刊中?
  高叶梅:迄今为止,遴选长篇小说的专业期刊只《长篇小说选刊》一家,它的生存背景是有利有弊的,一方面是全国的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量多年来持续增长,一年一千部是个保守的数字,加上网络版和其它形式出版的,数字是很惊人的,这种情况既是繁荣,也是繁杂,在量的基础上必然会有“选刊”应运而生,中国作协取得了全国唯一正式刊号的《长篇小说选刊》,应该说是把握了时机,也填补了中国作协旗下的期刊独缺长篇品种这一空白。但另一方面,期刊市场时至今日,品种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几百种已发展成为近万种了。仅文学期刊,在市场条件下也纷纷进行自身调整,将定位向不同方向延伸,双月刊改月刊,增办各种增刊等,无不在尝试新的可能性和培养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些刊物都是些老刊物,不同程度地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因此,在有限的市场份额中,一本新的文学刊物要想博取人们的注意、在竞争近于残酷的期刊市场上站住脚,其实是相当艰难的。况且,中国作协是把这本刊物当作期刊社向企业化推进的一个试点的,从成立杂志社到办刊经费,实行了严格的自收自支政策,连启动时的注册资金也是自筹的。一切从零开始,白手起家。一年多的创业虽然艰辛,但《长篇小说选刊》从业人员获得了在原有机制下不可能培养出来的诸多办刊经验和良好的工作氛围,杂志也在一天天成熟起来,安全地度过了季刊改双月刊可能会带来的风险,不但没因此失去读者,订数还有可喜的增长。
  胡殷红:经济效益固然重要,但一个新创刊的文学期刊的定位也决定着这个刊物的社会效益,你们的定位是什么?
  高叶梅:首先是办刊的信念,再就是办刊的思路,两样都要清晰有力。信念首先是刊物一定要赚钱。此赚钱非彼赚钱,用经济学家的某种理念说,追求优秀文化的商品转换率,才能达到传播优秀文化的理想追求。所以立足文学立场是这本刊物的生命线,在“双百方针”得到比较充分贯彻的今天,在小说创作呈现空前的多样和多元的繁荣形势下,这本《长篇小说选刊》应当承担起真实、客观地反映和记录当代长篇小说创作风貌的历史使命,以选“好作品”这一朴素的择稿标准,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学兴盛在刊物上有所体现,有所记录。这就是办刊思路的定位,读者群的定位不言而喻是文学爱好者,所有文学期刊的读者都是文学爱好者,《长篇小说选刊》寻找的是把文学当作精神家园的读者,把阅读当成追求梦想的读者,还有,对文学的参与意识较为强烈的读者,再就是从事长篇小说创作的人群,作协会员和自由身份的作家们。一年来,我们接到大量的读者热情的来信,每信必传阅全体人员,杂志社还规定主编的工作之一就是给读者回信。刊物是在与读者的不断交流中日臻成熟起来的。
  胡殷红:一般人认为,纯文学期刊更多的是关注作家,而不是读者,不太考虑读者的阅读需求,你们选作品时关注读者的需求吗?
  高叶梅:为读者办刊而不是为作家办刊,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其实却也是一个顿悟。顿悟的东西还很多,比如,我们以前可能低估了读者的审美水平和审美需求,实际上把“争取读者”与“迎合读者口味”等同起来了,其实读者热爱文学是他的一个基本素养,他的阅读选择会受学养和自身经验的局限,但这在选择图书时才有效,杂志的魅力在于它的整体面貌,一个读者认同了一本杂志,其中有不合口味的作品,可放到眼前了也就会品尝一下,欣赏习惯和欣赏水平是在视野获得不断打开后才可言提升的,优秀文化的传播也是这样一点点推动的。因此《长篇小说选刊》以清晰的办刊思路寻找希望从文学中获得丰富的审美需求的读者,并告诉他,我们不会一味地迎合附就读者,我们的办刊理想是让我刊读者获得比自己想像的更多更充分的营养,获得对我国的文学有更多的了解和掌握。
  胡殷红:你认为经过一年的努力,读者接受《长篇小说选刊》这本刊物了吗?
高叶梅:看到这本刊物的读者大都是接受的,目前是知道的人还有限。阅读是一种习惯,人们购买品牌杂志就有一种习惯在里面,因为它具有了信任度,信任是阅读者读出来的经验,是这本杂志形成的公信力,比如有人突然想买一本文学刊物看看,他一定习惯性地选择大家都公认的某个刊物。《长篇小说选刊》还不具备这样的知名度,甚至很多人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一本刊物,在读者还不会习惯性地选择你时,太理想化的目标很可能是操之过急。但一本新杂志建立品牌的过程肯定也是建立自己的个性和风格的过程,从这一年来的读者反馈看,对我们工作的肯定是明显的,对所选的作品是能信任的。 “选刊”不用组稿,这一点上比原创刊物好办,但办好也不容易,原创刊物的风格定位相对可以单纯化,倾向一种流派,一类写作群体;侧重一种风格,一类目标读者。而以“选”为已任的刊物这样做,不啻把自己的表现空间缩小了。而不这样做又如何在不失包容和丰富性的表达中形成自己鲜明的个性?最后还是落实在选好作品上。争取最优秀的作品,不放弃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关注最成熟的作家,不放弃普通作家的成熟之作。这可以部分地概言《长篇小说选刊》的办刊宗旨,至于创作流派和写作群体,当不属于刊物的定位范畴。我们认为这本刊物应当成为中国文学的一个窗口,这是一个高度,也应该是对“选刊”的一个基本要求。去年一年的努力是极其艰辛的,但也是充满快乐的,生存的现实让我们每一个同志不可能没有市场意识,但好像是隔着一层温暖而不觉市场的冷酷杀气,想来这层温暖就是我们的读者,我们在与读者的交流中,充分感受到读者不是一个群体,而是一个个有人情味的个人,他们用热情洋溢,推心置腹的话温暖了我们,为我们消解了抽象的、冷冰冰的市场概念,我们的市场意识也在不知不觉中替换成了读者意识。有读者来信说我们与读者越走越近,而我们也越来越觉得读者个个都在眼前。通过这本刊物和刊物的版面,我们与读者之间进行的交流,就像是在与他们一起读书,一起享受读书的快乐时光。从他们那里我们也为文学和作家们征求到许多意见和想法,这对办刊和促进文学创作也许都不无裨益吧。所谓适应市场,绝不是跟着市场跑,市场是流动的概念,你永远跑不过它。与其研究它变化的东西,不如去研究它不变的因素。文学其实本身就是一个不变的概念,文学刊物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文学本身来取胜。所以要有万变不离其宗的信心,不在花哨上做文章,包括不设立花哨栏目,这都是我们的读者传递给我们的经验。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