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09年第4期

2009年第4期

2009年第4期

编辑手记

  《空山》三部曲共六卷本,我刊选登过每部中的一卷,即:卷二《天火》、卷四《荒芜》和本期的卷六《空山》。

  2004年,《收获》陆续刊发了阿来的新作《随风飘散》《天火》。随之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长篇三部曲《空山》第一部,内容即上述两部小长篇。整部《空山》还有待完成,说是全书将由多卷本组成,每卷相对独立,形成花瓣式结构。记得当时报道,阿来构思这部作品,是想写一部中国乡村史的。宏大的构想,却有一个十分具体的作品副题:机村传说。“机”在藏语里是“一”的意思,也可理解为“根”或“源头”。可见阿来心中的酝酿。

  几年里,机村的故事一卷一卷地写出来,卷与卷真也似花瓣关系,根茎相连,气脉贯通,当收尾卷《空山》为整部《空山》画上句号时,这部书的浑然一体感仿佛是一气呵成。机村变迁的历史,用沧海变桑田来形容而不夸张、用落后与进步来标识而不准确,这个藏地村庄,只是阿来的思想依托地。几十年来,在我们共同的政治、文化、经济的社会背景下,机村可以说是中国的任何一个乡村。从情感认识角度,机村鲜明的异质文化性格,决定了它的变迁和卷入大历史洪流,要比中国普遍乡村更具反差和跳跃,它裂变发出的声音,无论是疼痛还是惊喜,都会更强更烈,更易于我们去认识我们走过的轨迹,也更助于我们去认识我们选择的方向。这个“我们”,可以说是一个族群,一个国家,终归却是一个人类。由此,“机村传说”可以说是乡土中国的传说,《空山》也是无愧于阿来书写中国乡村史的野心的。

  本期选登的《斑鸠》,是五十年代的个人传奇故事,讲述了一个人顶着哥哥的名字、哥哥的身份在异乡漂泊,怎样度过了他的一生。哪个时代都有漂泊者,漂泊者是民间生活的见证,通过这个另类人物,五十年代森严有序集体亢奋的社会,向我们打开了由个人经验可以通往的可能性生活。

  《兜比脸干净》,是迄今为止自觉为“个体户”做传的第一部小说,“个体户”,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弄潮儿,在国人还视自由经济为鬼魅时,他们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其中以服装“倒爷”们构成了中国社会转型初期最活跃的图景。作者蓝石说,“生活不仅仅是供我们享乐的,更是供我们体验和思考的。”这句话,传递出了作家职业的使命感,《斑鸠》的作者宋钧为创作谈起的标题是:“我想把这本书献给漂泊者”,也是情不自禁在表达一种使命吧。

目录

长篇小说

阿来………………………………空山(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
宋钧………………………………斑鸠(选自作家出版社)
蓝石………………………………兜比脸干净(选自新星出版社)

创作谈

阿来………………………………什么样的空?什么样的山?
宋钧………………………………我想把这本书献给漂泊者
蓝石………………………………生活的颤音

同期评论

颜炼军………………………………机村之殇
陈晓明………………………………50年代的另类生活传奇
李云雷………………………………青春的剩余价值

本刊消息

网络文学十年盘点终审推举揭晓

封三 程振国作品 (中国当代书画家作品精选)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