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7年第2期

卷首语

  什么样的文学才是好的文学?这大约是所有对文学心怀痴念的人苦苦思索的问题。
  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在他的长篇新作《蜻蜓眼》创作谈中写道:“最聪明的人是双足坚定地立于这块土地,而眼睛却穿过滚滚烟云去眺望天地连接之处,眺望国家界碑之外的广阔世界。目光永远比双足走得更远,而心灵则能走得更远。这个人,这个愿意在文学上有所成就的人,懂得一个关乎文学性命的道理,这就是:生他养他的土地,是他写作的永远资源,而他思考的问题是世界的;题材是中国的,主题是人类的。他要从一个个想象力无法创造出的中国故事中,看到人类存在的基本状态。他要从一个个中国人的喜怒哀乐之中,看到千古不变的基本人性,而他又永远希望用他的文字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这段话,应该是曹文轩的夫子自道。《蜻蜓眼》正是这样一部既根植于中国本土经验,又饱含丰富复杂的现代意蕴,具有中国故事的独特魅力,同时又拥有人类共同的情感体验和人类普遍的审美特质的作品。那颗晶莹剔透的蜻蜓眼,凝聚和闪耀着爱与美的熠熠光彩。
  近年来,“70后”小说家在长篇创作上开始发力,并已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路内的《慈悲》是对工厂日常生活的叙事。与之前的作品不同,躁动青春的灼热气息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冷静、包容以及克制的力量。“70后”作家在尝试有效地处理个人与时代生活的关系,在个体命运和国家历史的彼此缠绕和纠结之中,积极寻找对于人性深度的艺术化表达。
  当我们真正经历了人生沧桑,或许更青睐的是在某一个瞬间蓦然回首,追忆似水年华。本期选载的《风吹过来》正是这样一部回首青春岁月的作品。小说具有自叙传性质,描写了那个特殊年代里的一段情感遭际,这是爱情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正如贺绍俊评论中所说,这部小说是“心灵真实结出的果实”,其中充满了作者的自省、追问和反思。
  本期“长篇小说论坛”栏目推出孟繁华的万字宏文《依然强劲的乡土文学》。文章以宏阔的视野,对中国乡土文学的发展流脉进行了回顾与梳理,论述了当下长篇小说创作中乡土文学新的可能性,雄辩而有力。
  本期刊物与读者朋友见面的时候,正是三月。春日读书滋味长。但愿这好的文学,如明月清风,给您带来难忘的阅读体验。

 

目录

长篇小说

曹文轩…………………………………………蜻蜓眼(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路 内…………………………………………慈 悲(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姜耕玉…………………………………………风吹过来(选自《钟山》2016长篇小说A卷)

 

创作谈

曹文轩…………………………………………我喜欢“沉淀”这个词
路 内…………………………………………记忆残骸的消失
姜耕玉…………………………………………经验是超然的一个整体

 

同期评论

徐 妍…………………………………………坚持文学本质论 创造中国文学正典
张 莉…………………………………………卑微的人怎样才能免于恐惧
贺绍俊…………………………………………心灵真实结出的果实

 

佳作推介

张悦然:茧(评论:阎晶明)
张 翎:流年物语(评论:戴瑶琴)
黄孝阳:众生·设计师(评论:弋舟)
林 森:关关雎鸠(评论:项静)

 

长篇小说论坛

孟繁华:依然强劲的乡土文学——当下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方面

 

本刊消息

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6)暨长篇小说高峰论坛圆满闭幕

 

本期书法:汪 政
本期插图:〔法〕查尔斯·安格朗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