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6年第2期

2016-2卷首语

  本期我们转载三部长篇小说佳作:贾平凹的《极花》,熊育群的《己卯年雨雪》和叶炜的《福地》。
  《极花》以第一人称写一个年轻姑娘被拐卖的遭遇。在圪梁村,花钱买媳妇不仅天然地具有合理性,甚至在相对封闭的人群中拥有了合法性。而主人公“我”(胡蝶)被解救回城,回到她心心念念惦记的娘身边,最后却又转身回到她被拐卖为人妻为人母的圪梁村,这一结尾可能让多数读者感觉意外,捉摸许久。小说对胡蝶这一心理转折着墨不多,但在创作谈里,作者对此作了令人信服的解释。
  贾平凹是成就卓著的当代小说大家,著作等身而创作依然勤勉,他近年来以平均不到两年的时间推出一部长篇小说新作,吸引读者和媒体聚焦,不断扩建着他的文学大厦。许多作家成名以后脱离现实远离生活作品越写越失血越写越苍白,与之相反,如评论家王俊所言,“《秦腔》以来,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就写得越来越密实,越来越多地以丰富的事实、经验和细节来密不透风地构建着”。小说的目的,是通过这些事实、经验和细节传达出理念和意蕴,虚实相生,相辅相成。若有实无虚,只是一堆笨材料;若有虚无实,则轻飘浮夸缺乏力量。《世说新语·巧艺》里讲一段逸事:“顾长康画裴叔则,颊上益三毛。人问其故,顾曰:‘裴楷俊朗有识具,正此是其识具。’看画者寻之,定觉益三毛如有神明,殊胜未安时。”后代有画家读到此则,以为得到了画人的秘诀,专练颊上三毛,眉眼鼻口浑然不似,终成笑料。没有扎实的描摹功夫,颊上三毛只是三根毛,产生不了神韵。
  《己卯年雨雪》在抗战题材的长篇小说中别具一格,这是一部人性之书,悲悯之书,命运之书,有情怀也有深思。在战争面前,敌对双方的每个个体及其家庭,都身不由己卷入其中,悲欢离合血泪涕汗,这些淹没在大历史中的个人印迹,在小说中得以生动重现。去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我们纪念战争胜利,同时也期待世界和平。
  《福地》是现代风格的小说,写得有点魔幻,但紧紧抓住了传统的根脉。鲁南苏北大平原广大而肥沃,赋予老槐树的子孙们源源不竭的生命力。这片福地上的人们,曾经受难,终究蒙福。正是因为这一份信念和热爱,青年作家叶炜写出了“乡土中国三部曲”,成为中国当代乡土文学富有成就的代表性作家。

 

目录

长篇小说

贾平凹…………………………………………极花(选自《人民文学》2016年第1期)
熊育群…………………………………………己卯年雨雪(花城出版社出版)
叶 炜…………………………………………福地(青岛出版社出版)

 

创作谈

贾平凹…………………………………………不是我再写,而是她再说
熊育群…………………………………………战争的另一半
叶 炜…………………………………………村庄=国家=小宇宙的森林

 

同期评论

王 俊…………………………………………实而虚,轻而重——一朵精神极花的存与亡
洪治纲…………………………………………文化与人性的双重审视
汪 政…………………………………………贴紧大地的书写

 

小说论坛

〔俄〕屠格涅夫:哈姆雷特与堂吉诃德

 

 

长篇大家詹姆斯 · 芬尼莫尔 · 库珀

 

本期书法:周云磊
本期插图:〔瑞士〕玛丽安·凡·威若肯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