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08年第3期

2008年第3期本期作家

  邓九刚当过矿工,懂得开采。自打写小说起他就盯上了“茶叶之路”,也就是兴于三百年前自呼和浩特到乌兰巴托到莫斯科的滚滚黄尘中,人和骆驼组成的古老的贸易商道——他认准了这是一座深埋着文学资源的富矿。邓九刚的父亲是一位驼商,也是活跃在当时归化城走西口的晋人之一。小时候父亲讲起他们的商队在荒原上迷了路,是靠喝一头母驼的奶才没有死掉。父亲讲起那峰五岁口的母驼时眼里的泪光震撼了这位未来的作家。浩浩荡荡的驼队和中国商人,以及一切与当时有关的众生命运、连同那时沉落的夕阳和惊跳的鸟兽、那时人们的梦想与追求,那时归化城繁忙的市井景象,晋商们不解的原乡情结,都化作充满血肉质感的文学元素等待他的开采挖掘。八九十年代之交他一连发表了《驼道》《驼路歌》《驼村》等几篇以“驼”命名的中篇小说,篇篇迷漫着“真堪托死生”的豪烈义气,状写男女性爱也散发着情义无价的阳刚之气。九十年代初,随着坊间流行“富而后工”的现代文人理想,邓九刚也下了海。商海成败另说,却笃定不是栖身之所,已经萌发于胸的野心和抱负让他等不及“富”而后工,只把这番历练当作人生绝好的补充,很快又拿起笔写出了精血饱满的长篇小说《驼殇》。接下来就是这部匠心独运的《大盛魁商号》。
  《大盛魁商号》始发于1997年,当时全国的“长篇热”刚开始,长篇市场纷纭庞杂,一部小说引起关注的成因比较复杂,优秀或平庸之作都容易随流而过。今天这部作品再版,是出版者有识。
  黄蓓佳17岁发表处女作《补考》,刊登在1973年的上海《朝霞》杂志上。当时她是高中生,对文学还没有自觉意识,第二年毕业要去下乡插队,父亲提醒她不如继续写下去,给自己找一个出路。多年后黄蓓佳对热爱她的小读者们说,“在那个特殊年代,面对一条当农民的路,我要写作,要为自己挣个前程”。守着煤油灯,夏天要躲蚊蝇钻在帐子里写,冬天无火取暖手脚长出了冻疮。真正改变命运的是1977年恢复高考,黄蓓佳考上了北大中文系,从此文学成为她终生以之的事业。
  黄蓓佳以创作儿童文学入门,进入成人文学后仍为孩子们写作,在两个领域里不断转笔,被称为“两栖”作家。儿童文学的全国性奖项摘取了一大片;小说《心声》被选入语文课本;有读过她作品的青年教师在博客中写道:“像黄蓓佳那样活着”……写成人文学的几部长篇小说,《新乱世佳人》《目光一样透明》《没有名字的身体》等,出手老到,底蕴十足。这部新著《所有的》,更标志着黄蓓佳的创作在向人性更深更广处去探寻:“所有的秘密,所有的哀伤,所有的背叛,所有的救赎,所有漂泊他乡的无奈,所有无法掌控的变异,所有来自生命本源的快乐。”在小说中,她替每个人活了一遍。
  曾志平是一位读书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他是率先丢下铁饭碗投入时代大潮中的一员。多年的商海拼搏,他没有放弃理想和读书,且把经营企业当作人生的实践。数十年来他撰写了学术著作50多万字,专著3部。《六如轩》是他第一次尝试以小说的方式表达人生体验。作品直面现实,触及到经济领域里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在揭露社会矛盾的同时,作者对人应当如何尊严地活着、如何坚持崇高信仰等做出了同样尖锐的提问。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本刊特将此作纳入特选作品。

  2008年4月11日

长篇小说
大盛魁商号………………………………………………………………邓九刚
所有的……………………………………………………………………黄蓓佳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特选作品
六如轩……………………………………………………………………曾志平

独家特稿
正在长大的“孩子”……………………………………………………邓九刚
百炼修得绕指柔…………………………………………………………梁鸿鹰
从边缘行走………………………………………………………………黄蓓佳
每个人都是他人的琥珀…………………………………………………马  季
一种责任让我呐喊………………………………………………………曾志平
高山好逢流水……………………………………………………………闻  之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