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08年第2期

2008年第2期本期作家

  邓一光有两个儿子。这个时代,儿子们都很难对付,家长们说起来是一肚子烦恼和不满。可邓一光说:“我就希望孩子们快乐,我不愿意他们不快乐。”他省略了一切烦琐,只说这句话,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为孩子的操劳。第一次听,只觉得他说了一个很普通的道理,普通得对你耳朵像穿堂风,听进又马上忘掉。后来,又一次听他说同样的话,就会想一想了;再又一次,这话就从耳朵进入心里了,觉得这句话不会像表面那样平常,值得一个人像念圣经似的执着。也注意起他每次说时有点激动的样子。
  今年元月,《我是我的神》开新闻发布会,邓一光临时从广州赶到北京。此前,他刚从武汉到广州,为小儿子执意要上一所民办大学去和校方联系。日夜兼程,又拉了几天肚子,他脸色苍白,一米八的个子有点打飘。干吗要让孩子上民办大学?还费那么大劲?邓一光解释说,那里能学到真东西,孩子喜欢的东西。“我就是希望孩子们快乐……”他又这样说了。就在这时,突然就感觉到了邓一光和大多数家长是有点不一样,他似乎更喜欢和孩子站在一起。
  捕捉这个细节与读过邓一光很多作品有关,它可能是一枚小小的钥匙,为我们打开了作家对这个世界急于要表达的东西。
  邓一光有一个强悍的父亲,父亲送给他的耳光从来都是不由分说的,这让他懂了什么叫父亲的权利,什么叫不平等。他的整个青春期都在与家庭决裂的冲动中燃烧,天真地渴望获得再生的权利。下乡插队,他欢天喜地地去了,还向人宣告自己无父无母,当地老乡都叫他孤儿。他表现的叛逆是决绝的,可心里滋长的却是柔软,这柔软后来就渗透进他的一部部作品中——以写英雄、硬汉著称的作家邓一光,成就其作品感动人的支柱元素,其实是那些柔软得让人落泪的情感成分。
  1997年,长篇小说《我的太阳》问世,引起强烈反响。权威专家和学者称这是一部黄钟大吕之作,大气磅礴、精深美妙、充满激情与智慧,为此荣获中宣部“ 五个一工程”奖,并作为六部委联合向建国50周年献礼作品之一。此外,《走出西草地》《想起草原》《大妈》《我的父亲是个兵》《狼行成双》等也先后获得“ 五个一工程”奖、首届“鲁迅文学奖”、首届“冯牧文学奖”、军旅文学创作奖、全国十佳长篇小说奖、全国十佳短篇小说奖。他还荣获了武汉地区十大杰出青年、武汉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随着创作成就的递增,很多作家会显示其方方面面的成熟,可邓一光不是。这部《我是我的神》,他热烈饱满地张扬着他还是一个孩子,期待成长的孩子,甚至还是那个渴望再生的孩子。而这样的孩子用他的个人经验打通了我们的文学在今天苦苦寻觅的“中国经验”——1949 年以来影响了整个民族的那种共同的心理环境,直指在此经验中长大的成年人,有多少人真正成长了?作品也延伸到人类经验,现代化的不断发展,“自由、平等、博爱”的人类理想怎么没有与时俱进地成长起来,却与人类生活越来越远了?生活在时下的人们真正快乐吗?在这个意义上说,它是一部成长小说,浓烈的审父意识和自审精神,将久已被遮蔽了的文学的启蒙作用再次呈现出来。

2008年2月14日

长篇小说
我是我的神………………………………………………………………邓一光

独家特稿
好在还有一道缝隙………………………………………………………邓一光
捍卫人的光荣战役………………………………………………………李敬泽

小说故事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特选作品
岭南烟云………………………………………………………彭名燕 孙向学

小说视点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