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3年第5期

2013年第5期

2013年第5期

编辑手记

  本期转载不同年龄段、不同风格的三位作家的长篇小说新作:姜贻斌的《火鲤鱼》,颜歌的《我们家》,柳营的《我之深处》。

  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姜贻斌是湖南作家里的“鬼才”,当过知青、矿工、教师、编辑,近十年专业写作,昼伏夜出,身影出没于茶馆酒肆,呼朋引类高谈阔论,市井生活提供给他丰富的小说素材。用目下时髦的话说,他是很“接地气”的作家。但是在《火鲤鱼》中,因为与他的经历密切关联,我们会看到姜贻斌文学之路的另一个秘密通道,看到少年时代的乡村生活对他此后人生持久而深刻的影响。小说用二十四节气铺排故事,有散文般的抒情气息,又有地老天荒的宿命感蕴含其中。平日像说书人一样飞珠溅玉神采飞扬的姜贻斌,由此沉静下来,深情起来。四十年前的乡村风景,记忆中的儿时伙伴、亲友邻里,那些苦寒窘迫的日子,那些随风飘散的爱情,那些一去不回的亲人……让《火鲤鱼》缓缓释放出巨大的情感冲击力。

  关于火鲤鱼,“那是一种少见的鱼种,浑身通红,通明晶亮,甚至能够看见它淡黑色的内脏,像一幅大红的牡丹花,画家却不经意地捺了一点淡墨。我们的运气似乎都不好,从来没有捉到过,甚至也没有看到过它。在渔鼓庙,看到过它的人极少。老人们说,谁若是捉到火鲤鱼,就会走大运。”其实,渔鼓庙的人谁都没有见过火鲤鱼,像“幸运”一样,它可能只是存在于传说中。

  今年四月,颜歌以《我们家》获得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新人奖,这是八零后作家从青春文学突围,被主流文学界认可的重要标志。颁奖词对作者和小说的评价精准到位,不妨抄录一下:“颜歌的才气、个性,在新一代作家中都与众不同,她直觉丰盈,想象奇崛,风格多变,深谙语词的魔法。她发表于二○一二年的长篇小说《段逸兴的一家》(小说在《收获》杂志发表的原名),笔墨绚烂,心事深沉,持守着生活的本根,又不失赤子、新锐的蓬勃朝气。她藉着方言土语和日常细节,打量一个家庭内部的复杂、幽微;她书写各种情绪的波澜,正视生存的卑微,承认人性的有限与残缺,但不就此绝望;她从俗世中来,却醉心于灵魂中那清澈的质地。她讲故事的艺术或许还需风格化,思想的疆域也有待扩展,但她突入现实、考证人心的能力,正在把她的写作带入崭新的阶段。”

  相对《我们家》的喧哗热闹,《我之深处》是舒缓的,慢节奏的,像江南湿润的夜晚一样有一种粘稠缠绵的气质。柳营的小说,通常氛围笼罩故事,情思意绪暗流涌动,让读者止不住琢磨联想。《我们家》里的“我”,是个摄像机一般冷静客观的存在,一个在又不在的叙述者;《我之深处》的“我”,像一片树叶,既是树枝花朵的旁观者,又是根茎相连的一分子。

目录

长篇小说

姜贻斌…………………………………………火鲤鱼(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颜 歌…………………………………………我们家(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柳 营…………………………………………我之深处(《作家·长篇小说》2012年夏季号)

创作谈

姜贻斌…………………………………………人世间有多少遗憾
颜 歌…………………………………………我爸爸
柳 营…………………………………………深处之光

同期评论

胡良桂…………………………………………美丽忧伤的乡村牧歌
张怡微…………………………………………私情与哀愁
韩松落…………………………………………没有经过现在的未来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