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1年第5期

2011年第5期

编辑手记

  8月份,正是旅游旺季,无论是机场、车站,还是旅游景点,到处都是人头攒攒,匆匆的旅行中,人们体会到了高铁和动车带来的便利。铁路是新世纪以来中国发展最为迅速的一项事业,从火车提速,到京沪高铁,一次次让人们把惊喜的目光投向铁路。中国的铁路几乎都成了现代化的代名词,但是甬温线上“7·23”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也让人们惊醒,现代化不仅仅是一个速度的问题。

  范稳的《碧色寨》有助于我们反思这个问题。小说写的是铁路上的故事,这条铁路是二十世纪初法国人修建在云南边境的滇越铁路,距今已有八九十年了。当时这条滇越铁路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并列誉为世界三大工程。铁路是一种很耐人寻味的寓意。我们常把中国的现代化比喻为中国道路,中国道路又何曾不是从铁路开始的呢?但滇越铁路的辉煌早已湮没在岁月之中,因此范稳写一条被湮没的铁路并非没有现实的意义,他其实是要从文化的角度去看待社会变迁。碧色寨这个边远的村子,曾经因为铁路而变得像巴黎一样繁华,但这种强行带来的繁华终究是难以为继的。我们要感谢范稳,他再一次把碧色寨车站的汽笛拉响,让人们对那段被湮没的现代化不再陌生。甚至我想,如果甬温线上的高速列车在出发前听到了碧色寨车站的汽笛声,也许就不会发生追尾的灾难。

  张品成的《红药》讲述的是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他写了一系列这样的小说,标题中都嵌有一个“红”字,明确告诉读者,他是以红色历史为写作资源的。现在,红色历史也成为很时髦的写作资源了,但在时下非常流行的小说以及影视剧中,红色历史不过是卷入到新一轮的消费潮流之中,作家们以游戏化和娱乐化完全消解了红色历史的意义。张品成对此有清醒的警惕性,他说他要以“拒绝媚俗”的态度来写这部小说。我们相信,读者一定会从《红药》中得到不一样的感受。

  刘玉栋的《年日如草》,写的是一个进城的农民,农民工进城、底层写作,这些同样也是当下小说写作流行的题材,我们选择刘玉栋的这部小说的理由同样是因为看上了作者没有陷进流行的写作模式中,虽然有众多的作家在写进城的农民,但刘玉栋笔下的曹大屯一点也不雷同,这个人物身上既渗透了作者独特的观察,也融入了作者切身的体验。

  《长篇小说选刊》新的征订期又开始了。每年一到征订期,一种反省意识就不期然地在编辑部内弥漫开来,我们需要反省的是,我们是否担当起了《长篇小说选刊》应有的使命,我们能否对得起读者;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又应该做怎样的改进。如今,长篇小说的创作量惊人地增长,在这样的写作环境下,作家要做到有所突破有所发现,也是很难的。何况有时候作家的些许创新会淹没在大量重复的或模式化的作品海洋之中。尽管如此,我们也要努力把作家的创新和发现挑选出来,惟有这样,才不至于辜负读者们的期待。

  刊物付梓之前,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结果公布,五部获奖作品均在《长篇小说选刊》选登过。本期封底作了专门展示,请读者注意。

目录

长篇小说

范 稳…………………………………………碧色寨(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十月·长篇小说》2011年第2期)
刘玉栋…………………………………………年日如草(作家出版社出版)
张品成…………………………………………红药(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

创作谈

范 稳…………………………………………滇越铁路:一笔遗产和一个隐喻
刘玉栋…………………………………………寻找之苦和融入之难
张品成…………………………………………舍弃俗媚,拒绝媚俗

同期评论

贺绍俊…………………………………………铁路带给我们的时间……
张丽军…………………………………………一个进城农民的心灵成长史
杨 宁…………………………………………生命尊严超越战争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