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1年第1期

2011年第1期

编辑手记

  亲爱的读者朋友,新年好!

  新的一年,我们希望《长篇小说选刊》依然是大家阅读生活中最好的朋友。不但是阅读,还要交流。所有给我们提供过建议和意见、发表阅读感想的读者朋友,你们为这本杂志所做的贡献可能超出了你们自己的想象,你们发来的每一条短信都会被传达,成为编辑部讨论刊物的重要参照。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真切感受到读者的存在:不是抽象的读者,而是具体的个人,不是抽象的读者群,而是一个读书之家。形成这样的办刊环境,是办刊人的福分,这样的阅读环境,也应该是读者所需要的吧。

  在吸取读者意见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地将自己的办刊理念和意图传递给读者,比如,前些年与一位读者就《红军长征记》的交流,比如对我们很多作家创作上的问题的答复,这些,无意中让我们在作家和读者之间起到了沟通作用。不久前,一位叫灵芝六的读者来信,他曾经针对2006年某期刊物上选登的作品对作家的创作做过不客气的批评,收到主编的长信交流,几年后他希望能找回已经遗失了的那些来往信件,这些都说明我们与读者是建立了深层的沟通关系,营造起一种积极良好的读书环境,不单单是一种姿态。前几天,一位读者来信,详细地罗列了作品,哪些选得好哪些不好,他说工作压力大,想通过阅读放松,希望我们少选那些读起来很累的作品。这条短信至今还盘旋在我们脑子里,这是很有广泛代表性的意见,其实也是我们已有经验,现代人的生存压力与阅读取向之间的关系是我们了然于心的经验,在办刊中是十分重要的参照,只是我们仍然还要坚持一些刊物所必备的品质和取向,比如,这期我们选登了《天·藏》,这部小说便是典型的不好读的文本,但作为文学创作来说,它是一部特殊的小说,不是因为形式上采用了与传统阅读习惯不同就是特殊,文学创作采取的形式一定是被其内容所要求,甚至逼迫的。对我们来讲,《天·藏》的创作传递出很多信息,第一,大家不难发现我们所选作品中,西藏题材占了很大比例,这的确引起我们思考,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西藏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参照物而存在,甚至可以说,高速飞转的时代列车摧枯拉朽地将我们精神价值一并解决掉后,西藏高原还保留着可供输出精神资源的富有,这便吸引了各种缺失的心灵。因此,西藏不但成为了映照国人缺失感的一个场域,同时也是具有价值观输出能力的场域。这一点被侧重于理性叙事的《天·藏》做出很明朗的证明。而与其他西藏题材小说有所不同的是,《天·藏》的内容更丰盈,它不仅是向西藏索取价值观,还把我们健康的理智取向与残缺的病体一同摊开,并针对现代人的另一个缺失——“静思”,提供了一种价值取向。这就超越了停留在“发现西藏”层面上的惊喜,进入到了“发现自己”的努力之中。这样的努力,也许让我们应对现代性对人的异化、应对充满压力的生存感,受虐的精神不自觉,至少是一个启示。这是我们的用心所在,我们非常希望就这部作品能听到读者朋友的阅读感想。

  本期推出的另一部作品,著名女作家叶文玲的《三生爱》,是非常符合传统阅读习惯的文本,写三代女性命运,有着酣畅淋漓的人生况味感。八十年代新时期文学开端时期,叶文玲是站在前端的作家,那些年她的名字不断地进入文学爱好者的视野。她的短篇小说《心香》荣获了1980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三生爱》最早的书名为《无桅船》。作者把女人喻为“船”,男人是“船上的桅杆”。无桅之船,何以行渡?大概可以用这个来解读《三生爱》。

  新的一年里,我们充满信心,一定很负责任地,努力争取为大家提供最优秀最好看的小说。最后特别提醒长年订户朋友,你们收到第一期刊物的同时,也应该能收到“特8卷”——这是《长篇小说选刊》赠送大家的新年礼物。“特8卷”收选了张炜、苏童两位当代名家的作品,分别是《无边的游荡》《河岸》。

目录

长篇小说

叶文玲…………………………………………三生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宁 肯…………………………………………天·藏(北京出版集团公司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创作谈

叶文玲…………………………………………再思《三生爱》
宁 肯…………………………………………为什么不同

同期评论

洪治纲…………………………………………爱的秘密即是人的秘密
解玺璋…………………………………………让我们坐下来想一想……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