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0年第5期

2010年第5期

编辑手记

  福建陈先生发来短信,问起网络对杂志出版有影响吗?我们要谢谢陈先生的关心,还有更多的关心传统出版业的读者朋友。也就是这一年里,网络的普及速度呈迅猛之势,我们清醒地意识到,新技术革命对于传统的传媒方式和阅读方式的改变,于我们,并非是挑战不挑战的问题,而是坚守,以及,积极应用。

  事实上,《长篇小说选刊》并未受到影响,发行数一直稳中有升,从06年起每期专为读者补购留出的库存已不够用。可我们更愿意去正视更大的事实,即信息技术的确已使人类生活产生了划时代的变化。但是,这只能让我们更加珍惜从前辈手中接过的事业,我们相信,历来被视为文学前沿阵地的文学期刊,在将来的岁月里只会愈发显得重要,而不是被削弱;书刊的墨香陶冶人类的情操及情趣几千年,作为一种享受,它也会永远占有重要地位,而不是衰微。

  好啦,我们向大家介绍一下本期作者。杨争光,上大学前他是陕西乾县的农家孩子。搞文学,最初以诗歌入行,1990年转向写小说,让他出名的却是影视作品《水浒传》《双旗镇刀客》。他曾自嘲说,从写诗转向写小说,从此就变俗了。其实杨争光的小说不俗,《黑风景》《棺材铺》《老旦是一棵树》《赌徒》及长篇《越活越明白》《从两个蛋开始》,都是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沉思之作。他有过苦恼,希望读纯文学作品的读者跟《双旗镇刀客》的观众一样多,但最终发现这是徒劳。于是,他的小说一如既往追求思想价值,而不轻贱艺术表达,和谐而生成独特个性。

  《少年张冲六章》,多棱镜式的透视现代教育体制,用心良苦。小说指向不是那么简单的问责于教育体制,当下社会发展的精神缺失,教育体制只是一个问题环节,小说传递出:在一个以成功为最高价值追求的时代、在全社会只鼓励个人奋斗的密不透风的堡垒中,我们可不可以改变一下有关成功的观念、允许一下个人不奋斗?

  李亚,军旅作家,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便与这部不同凡响的《流芳记》有关。小说写的是抗战时期的历史,带点魔幻现实主义的痕迹,但这些构成元素都不足以吸引读者,支撑住这部小说的,是精彩独到的个人叙事中再现的一片“历史场景”。历史像一个永远在被宣告已经解开的谜团,作家们对历史题材的写作冲动,也就是渴望解谜的冲动。宏大无边的历史,经由一块块细部的发现,让碎片连成整体,让混沌逐渐变得清晰,历史与我们今天的对话也才变得可能。这或许就是族群记忆或个人记忆的分量和魅力吧。《流芳记》为此做了努力,并博得了读者的青睐。

  本期特别要介绍《山女世界下着雨》的作者石淑芳。她是地道的农民,这个身份使这部小说的自传体价值显得尤为重要。在石淑芳看来,作品的出版和被选,都是她的文学梦成功的证明。是的,我们应该为此向她表示祝贺。但这部作品打动我们的,姑且用一个很时髦的词,是“底层经验”。石淑芳的讲述与作家有所不同,关于底层文学,大都很难处理的人物形而下活动与形而上精神活动之间的关系,恰恰在这部作品里得到了极尽张扬,石淑芳天真地无意地填补了我们当下小说在底层叙事中的苍白与缺失。从少女起写下85本日记,石淑芳最大梦想就是当个作家,向更多的耳朵倾诉山村女性对日子的看法。今天,我们在听。

目录

长篇小说

李 亚…………………………………………流芳记(作家出版社出版)
杨争光…………………………………………少年张冲六章(《人民文学》2010年第3期;作家出版社出版)
石淑芳…………………………………………山女的世界下着雨(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

创作谈

李 亚…………………………………………创作谈也是一个故事
杨争光…………………………………………我们是以爱的名义……
石淑芳…………………………………………山女的名字也会飞翔

同期评论

傅逸尘…………………………………………如果把“撄人心”作为一条批评标准……
秦巴子…………………………………………长大成人,他该怎样成人?
高叶梅…………………………………………听一位山村女性倾诉对日子的看法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