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2010年第2期

2010年第2期


编辑手记

  本期,我们为大家介绍两位出色的作家,张翎和韩东。之所以用“出色”这个词,是为方便区别拥有广泛市场及著名知名度这个标准,当然,他们各自都不乏忠实的读者和知音。

  张翎是海外华文作家,迄今已有上百万字作品。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辞去公职远赴加拿大,头十年为生计奔波,自嘲那时的形象和后来作品中大多数在国外奋斗的“庸俗的中国人”没有两样,但也正是这段生活成就了小说家张翎。奋斗十年后她向国内读者交出了《望月》《交错的彼岸》《邮购新娘》等长篇作品。她的写作从一开始就钟情于过去与现在的交汇,写人的命运,总会由一个人及至家族命运;写爱情,也不由得从风月及至时代风云。她说,“我偏爱从历史延伸到当下,只写当下我就会很迷惑,没经过时间考验的事,我写着很没底气。”如果写作有一种姿势的话,那么张翎的姿势就是回望。

  这种自觉的历史意识和海外生活的切身经验,最终让她写出了气势恢弘的《金山》。《金山》以严谨扎实的功夫,以它对时代风云以及人物命运贴心贴肺的把握,以瓷实饱满而富于表现力的语言给2009年的文坛带来一道耀眼的亮光。《人民文学》杂志首登了这部作品,开宗明义:“这是中国人的海外秘史”。该杂志主编、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说,“张翎结结实实地给国内作家上了一课,她交给我们的是基本的现实主义写法的ABC。”

  韩东,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赢得了响亮的诗名,成为继朦胧诗后的第三次诗歌运动的主要诗人之一。大学毕业前后发表的《山民》《有关大雁塔》《你见过大海》等一批诗,因采用最普通的口头语言直抒胸臆,带动起一场诗歌语言的革命。口语可以入诗,且诗歌可以表达个人情感和世俗经验——一时鼓舞了众多年轻人加入到解放了的诗歌狂欢中。诗歌社团、诗歌宣言、蜡刻油印诗刊等等如雨后春笋,这一切构成了八十年代特有的人文风气,以至在九十年代后不禁成为永久的缅怀。

  韩东的诗学主张曾引起巨大争议。他强调口语化并非是简单的吁呼诗歌的平民化,而他的叛逆或断裂说,对一个写作者来讲更多的是为探索一种语言的真理和解放,因此在九十年代转向小说写作之后,他的语言观便延伸至小说中来,在小说更为广阔的天地中,寻找生活的语言,为之引领着去探索生命独特的精神现象。的确,语言是可以塑造一个作家的思想和思维方式的,有些眼里看到的真实的东西,经习惯性的语言过滤装饰后就离真实远去了。它将导致有些生命状态永远不被提起,导致鲜活的生命被粗糙地美化或丑化。韩东坚持回到语言的源头,且成为进入世界的方式,也许就是为了与那些真实存在过的、有些已无可挽回的生命或生活中的细小事物相遇,而这些都是我们每个人的可能性。这部《小城好汉之英特迈往》,让人感动。离我们很远很远的几个小城青年,在他们身上呈现出一切年轻生命的可能。

目录

长篇小说

张翎…………………………………………金山(选自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人民文学》2009年第4、5期)
韩东…………………………………………小城好汉之英特迈往(上海人民出版社)

创作谈

张翎…………………………………………回乡的旅途
韩东…………………………………………抛砖引玉

同期评论

思郁…………………………………………历史虚妄中的“金山梦”
林舟…………………………………………草野小民的史诗

小说视点

作品

格萨尔王…………………………………………………阿来著
蛙…………………………………………………………莫言著
茶道无道…………………………………………………廖琦著
月色撩人………………………………………………王安忆著
城市木马………………………………………………翁新华著
老风口……………………………………………………张者著
好儿女花…………………………………………………虹影著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