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林 白:读《隐秘盛开》

2009年第2期

  《隐秘盛开》里的爱情是一种走在刀刃上的爱情,疼痛,始终不诉说,一个人,贞洁而重若千钧地爱,自愿坠入深渊,永不超生。潘红霞,在我们的时代已经踪影全无了。她像一个传说,一种星光,当我们仰望天空时才能看见,而我们永远不能在人群当中看见她。但她确实就在那里,在《隐秘盛开》中,像神一样忘我地去爱。那个她爱的人一无所知,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在很多年里也没有再看见过他,毫无联系,没有音讯。她却爱了他一生。到死,激情仍然难以抑止。这个女人她携带着神迹走过大地,一一落在小城、河边、古庙,以及自行车飞驰的道路上,以及,天边外。水声浩大,夜晚光明,是这个时代仅存的甘美之心。

  人世间的酷烈是常存的。爱情的信念是摧残人性的么?那个磨盘凹里的拓女子,本来目不识丁,知青教她认字,给她讲牛虻和琼玛的故事,讲安娜卡列尼娜,咯血而死的梅表姐,投湖自尽的鸣凤。从此她就认定要过一种有爱情的日子。她只有一条命,却死了三次。有了爱情的信念就要去死么?没有爱情就要去死么?爱就是这样跟死联系在一起的么?还有米小米,一个鄙视浪漫主义的人,她得了乳腺癌,她就要死了,但她还没有真正爱过。快要死了还没有爱过就是这样不甘么?如果爱过了就可以从容地去死了么?每一个人都会死的,但很多人都没有爱过。对么?选择了爱情就要选择牺牲,通过牺牲到达彼岸。潘红霞就是这样做的。

  她不但爱那个男人,也爱这个寒冷残缺的世界。

  那些深怀爱愿的人,甘愿在人世间遍体鳞伤的人,都是神选中的。

  对爱怀有期待的人,正在爱着的人,以及,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爱的人,这是一本适合你们的书。在这个时代里,不可多得。

  我发手机短信,问蒋韵,潘红霞有原型么?

  没有。她说。

  但也没关系。读过了《隐秘盛开》,我一时感到自己拥有了潘红霞的心肠,当我听到《冰山上的来客》中的插曲《怀念战友》的时候,将会感到心中一震,然后,泪水将会慢慢涌上我的眼睛。

2005年7月6日,北京,酷暑

2009年2月10日改

(林白 著名作家 代表作《一个人的战争》《万物花开》)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