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次仁罗布:藏文小说视角的转型

2009年第3期

当我们用现代小说的理念,去阅读一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作品,人们可能会在作品中找到一些瑕疵。可是,当我们把这部作品放在那个时代,与那个时代的其它文学作品相比较,我们就会发现她的弥足珍贵。班觉的藏文长篇小说《绿松石》正是这样一部作品。

1985年8月《绿松石》第一版时,班觉在前言中说,“公元1980年3月至1983年11月,历时三年多的时间里,利用晚上业余时间进行创作。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并不是以历史上曾出现过的某个人为范本的,但历史上的确出现过这样的人,而且不止几个。”又说,“在继承传统藏族文学的优点之基础上,借鉴了其他民族的(文学)技巧和优点,为广大读者奉献上一部易懂易读的文学作品……”这两点,是这部藏文长篇小说给当代藏文文学作出的重要贡献。也因这缘由,后来这部作品被人们视为西藏当代藏文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作品。

藏族文学体裁丰富,有诗歌、格言诗、格言故事、小说、藏戏剧本、传记文学等,它们讲究文字的华丽与规整,内容上宣扬人世的苦难和解脱,真正关注底层,反映人,反映社会风貌的文学作品却屈指可数。即使西藏和平解放,藏文文学除了延续传统的华丽修辞和赞颂内容的诗歌外,并没有出现过让人称道的作品。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藏文文学才逐渐活跃起来,出现了借用传统的叙述手法贝玛(散、韵文夹杂)创作的藏文文学作品,得到了读者的高度重视与欢迎。此时,西藏汉文文学却在全国异军突起,掀起了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潮。《绿松石》在这样的背景下问世,给藏文文学创作开辟了一个广阔的天地。她首先解决了小说的虚构问题。提出了文学可以不是现实的描摹,不是细节真实的叙写,是在一种更高的层面上,通过敏锐的洞察和想象,深刻体会人的生存状态、社会形态,从而使故事从趣味性推向存在的合理性。其次,摆脱了传统文学的叙述对象和叙述语言。第一次以普通人为主角,通过他们的悲惨命运,展现社会的方方面面,涉猎民族文化、民风民俗、宗教等,使作品显出丰饶和底蕴来,犹如一面镜子映照那个时代;在语言上砍断了华丽的辞藻和修辞,贴近日常话语,做到通俗易读。再次,小说的构建上摆脱了启蒙模式和教育模式,更多地渗透了个人化的经验,强化了艺术感觉,加强了叙述技巧。使当时的藏文小说叙述形式上与世界小说接上了轨。

班觉的长篇小说《绿松石》一经出版,给了藏文读者一个全新的阅读快感和崭新的视角;同时也给藏文作者许多的启迪和想象,为繁荣藏文文学做出了积极的贡献。随后有旺多的长篇小说《斋苏府秘闻》,拉巴顿珠的长篇小说《骡帮生涯》,扎西班典的长篇小说《普通农家的岁月》等问世,这些作品汲取了《绿松石》的创作之经验,并从题材和技巧上进行探索,使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藏文文学创作呈现出一片繁荣。

(次仁罗布 《西藏文学》编辑)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