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贺绍俊:新世纪的《子夜》

2009年第3期

曹征路写作《问苍茫》的当下语境,也是一个人们对中国社会性质的认识充满疑惑和分歧的语境。毫无疑问,新世纪的中国以一个崛起中国的形象引起世界的瞩目,我们坐在飞奔的现代化列车上,体会着一再提速的惊喜。我们为国家的强盛而骄傲,津津乐道于各种证明国家经济实力的数据在国际排行榜上飚升。这一切都缘于上个世纪末开始的社会转型,社会转型带来中国经济、观念、文化乃至政治的巨大变化,中国人民正在以其创造性的实践丰富和发展着人类文明。然而我们也许正处在一个关键性的十字路口,现在需要理清社会现状,认真思索中国的道路将怎样延伸的问题,也就是认识中国社会性质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引起世界性的关注,人们在观察,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曹征路作为一名有着强烈现实精神和社会使命感的作家,不会不正视到这一关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他就像当年的茅盾一样,要以小说的方式做出他的回答。《问苍茫》堪称新世纪的《子夜》,就在于作者通过这部小说揭示了中国当代社会在新的经济形态和经济活动的推动下不同阶层的现状和矛盾。《问苍茫》首先抓住了复杂现状的关键,这就是中国当代社会的“资本主义”因素。私营企业、外资企业或台资企业,老板,经理,股东……在经济至上的时代,这些词汇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光芒,显得趾高气扬。也正是这些词汇使得人们对社会性质心生疑窦,而这些词汇背后的主体也携带着这些词汇的能量企图来左右中国前进的方向。曹征路非常真实客观地写出了“资本主义”因素迫切希望将中国社会的性质确定在“资本主义”上的现实场景。投机者马明阳感叹道:“中国劳力市场乱就乱在没有一个伦理规范”,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就是抱怨目前中国还没有确立资本主义的领导地位。但他们又对资本的力量充满信心,认为“资本趋利避害天经地义”,因此他们深信“中国才是真正的投资天堂”,连曾在国有企业做过书记的常来临也从他们的言谈中明白了他们的愿望就是“中国在救资本主义”。最为深刻的一笔就是几位为资本主义抬轿子的学者和老板、经理们凑在一起商议着要为他们的资本世界确立核心价值观。他们希望当代中国让“新三纲五常”来统领,他们设计的“新三纲五常” 是:资为劳纲,官为民纲,西为中纲;是权、钱、信、爱、耻。他们扬言要把新三纲五常变成“一部全面指导新时期的大书,纲领性的,全面性的,伦理性的,贯穿一个时代的”,要搞得“振聋发聩,举国撼动”。

在所有人物中,我以为最为成功的人物是台商陈太。陈太也是苦出身,她的第一桶金饱含着辛酸和血泪。她有女人的可爱和娇柔,也有家庭妇女式的日常情感;她不乏怜爱之心,却缺乏商人的精明,每到公司出现危机时就措手无策。但这样的女人只要当上了老板,就不由自主地遵循资本的本性行动。资本的本性是趋利避害。于是,她可以为了给司机送一份生日礼物,开着车跑遍全城的精品店,买了一盒酒心巧克力双手捧过头顶献给司机。然而,这么一个体恤下情的女老板,面对工人毛妹严重烧伤,需要付给工伤补偿时,却是冷冰冰地问一张脸值这么多吗?从陈太这一人物的表演中,人们或许明白了,很多事情不是人的本性在起作用,而是资本的本性在起作用;进而也就明白了,一个追求人民普遍幸福的社会要扼制住资本的本性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社会是选择以资本为核心的体制还是选择以其他什么东西为核心的体制,应该三思而后行。

在美国的融风暴席卷全世界的大背景下来看曹征路的《问苍茫》,就发现作品的现实意义更加明显。目前,世界经济仍处于严冬的时刻,人们都在寻求出路,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国的身上,国外有的学者还提出“北京共识”的概念,认为“在有一个强大重心的世界上,中国正在指引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政治选择。”当别人对中国的发展道路充满兴趣时,中国人自己是否胸有成竹了呢?是否我们还在对未来犹疑不决呢?是否我们还满足于“摸着石头过河” 呢?这一切不仅是在考量中国政治领导的核心,也是在考量中国的知识分子。曹征路以其《问苍茫》应答了这种世纪性的考量。无论人们如何挑剔这部小说的描写,我以为都不能抹杀曹征路在这部小说中表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和良心。

(贺绍俊 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