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李亚梓:历史重压下的不屈灵魂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特刊12卷

一直以来,王朝柱以史传文学而享誉文坛,其作品主要取材于中国共产党早期领袖、影响中国现代史的重要历史人物以及重大的历史事件。这次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王朝柱精选文集》收入了王朝柱先生的8部作品:《开国领袖毛泽东》《毛泽东周恩来与长征》《周恩来在上海》《李大钊》《张学良和蒋介石》《谍海奸雄——土肥原贤二秘录》《政坛败将——史迪威在中国战区实录》《囚徒的长征》。这8部作品中,前7部都是纪实性的人物传记,唯有《囚徒的长征》,是在史实的基础上加工创作的长篇小说。我向王朝柱先生约稿时,谈到这部小说,他更为郑重其事,特意跟我说:“这本书是我这套选集里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在当年这是一部很有争议的小说,为了出版这部小说真是费尽周折,最后被删去了5万字,又把题目改为《女囚徒》,才得以出版,现在修改再版,还是恢复成《囚徒的长征》吧。”看得出,王朝柱先生对这部作品有着特殊的感情。

王朝柱先生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却在文学及电视剧创作上有着辉煌的成就。《囚徒的长征》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可以说是他最看重的一部长篇小说。一位音乐家,用艺术的激情,把发生在长征路上的磨难故事写成了一曲跌宕起伏的浪漫主义交响曲。他笔下的女主人公姚秀芝,在艰难坎坷的长征途中,用小提琴声驱散了饥寒,鼓舞着一个个红军战士,高唱着《国际歌》,前进在漫长的路上……这样一位充满女性美,有着渊博知识、艺术天赋、政治素养和坚定理想的革命者,却是一名囚徒,背着莫须有的罪名长征,负重前行……

《囚徒的长征》并非一般意义上歌颂长征的文学作品,而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人性的立场上,向我们讲述长征中囚徒的故事,这是这部作品难能可贵的地方。它让我们知道,长征不仅仅是爬雪山、过草地,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被赋予“英雄”称号的那些克服千难万险走过来的红军英雄。在这支队伍里,还有着像姚秀芝、霍大姐,或是更多蒙受冤屈,但依然忠诚革命的人。值得一提的是骆驼客海青这个角色,他跟随姚秀芝冒着生命危险与惨无人道地打击红军的马匪做斗争,后来被姚秀芝感化,立志参加红军,与姚秀芝一起逃脱马匪追杀,千辛万苦追上革命队伍后,却被红军当做马匪击毙。他所付出的代价,比这些英雄们更为惨重。他为革命所做的贡献和牺牲,更为珍贵。而对他的这种不公,不仅让他受到伤害,也给革命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小说中多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党啊,你为何忍心对忠于您的儿女施以如此无情的鞭挞?!但即使如此,这些忠诚的儿女仍排除万难去跟随她,贡献自己的所有,而这似乎都只因为一种精神力量在支撑,那就是他们对革命事业的热爱和必胜的信心。他们能在生死考验的关头,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生的希望留给同志,生死相依,同甘共苦。

作家不仅给我们讲述了长征中的一个个凄美故事,更为深刻的立意是通过这部小说引发思考。这种思考并非仅仅是艰苦卓绝的长征本身,而是在这其中残酷的党内斗争。这样的斗争,不仅在长征期间发生过,在我们党艰难的发展历程中,也可能会再次发生。因而,这样的思考,给世人以警醒。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朝柱说:“这不是小说,而是留给孩子们的遗书。”这句话令人震撼。相信读罢小说,会有很多人含泪回味这句话,体会它的含义。作家的艺术勇气也在这样的回味中展现出来——在自己“发声”还十分艰难的年代,作家能为“囚徒”立传,为姚秀芝这样真正的革命党人申诉冤屈,这样的眼光和气魄,值得佩服,值得敬重。我想,这是因为有一种正义的力量在支撑着他。时间会一去不返,但精神的力量永存。这种力量必将通过这部长篇小说传递给更多的人,鼓舞并激励他们。

作者对几千年来强加于中国女性身上的封建枷锁也给予了无情鞭挞。在这一点上,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思想上的囚徒,即使在妇女解放的今天。小说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对姚秀芝与三个男人产生情感纠葛投去鄙视的眼光,她不仅背负了托派、叛徒的罪名,也背负着“守不住贞洁的坏女人”的“罪名”。哪怕像李奇伟这样受过西方教育洗礼的知识分子,对姚秀芝的要求也依然如此,以致后来对她施以感情上的报复、背叛。直至今天,依然有人对小说中姚秀芝的性描写提出质疑,说这样写会影响主人公的形象。千百年来,中国女性一直被“贞洁”所束缚。正是因为王朝柱对姚秀芝这个角色的理解同情,对被封建思想压迫的中国女性的同情尊重,才有了这部为女性申冤的小说。

作家用充满感情的笔触,细腻地刻画了几个鲜活的,令人难以忘怀的人物形象。优秀的革命军人张华男既有政治谋略,又是铁骨铮铮的战场英豪,他对姚秀芝始终不渝地追求,几次三番救她于水火之中。作家将英雄的铁血气概和儿女情长描述得细致入微,生动感人。他与姚秀芝假扮夫妻做地下工作,两人有着共同的坚定的革命理想,相互给予对方鼓励和支撑,加上他们的养女彤儿这个快乐天使,在艰苦的革命征程中,一家三口互相温暖,紧密地融合在一起。然而,姚秀芝与海青的故事似乎更具传奇色彩。单纯善良的海青对姚秀芝几次舍身相救,虽然姚秀芝一次次拒绝,他却依然像守护女神一样守护着她。最后,为了逃避马匪追杀,与姚秀芝一起跳入冰河,死里逃生后又用身体为她取暖,把她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在这样的情形下,姚秀芝接受了善良的海青。浪漫的爱情在严酷的环境中愈能焕发出绚丽的光芒,绽放出人性的真善美。可以说,作者正是站在人性的角度上,给主人公一个完整的、有血有肉的、毫不回避的真实刻画。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故事,无论是作家还是读者,都是愿意接受,并为之感动的。

虽然是一部为囚徒申冤的小说,但这并没有影响作者把它写成一部革命浪漫主义的英雄史诗。故事中的人物虽然背负着历史的重压,但在精神力量的鼓舞下,依然绽放出灿烂的光芒,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它留给世人的警醒与思考,在今天依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李亚梓 评论家,作家出版社编辑)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