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朱 竞:《状元媒》:生活比戏更精彩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4期

  《长篇小说选刊》能选发叶广芩近四十万字《状元媒》,确实为读者做了好事。

  喜欢叶广芩很久了。喜欢她的文字,更喜欢她千变万化的耳环。更巧的是《状元媒》中描写的街道、胡同,正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当我走在东直门、钱粮胡同、北新桥、雍和宫等街道和胡同时,都会联想《状元媒》中的人物及一些故事情节。

  《状元媒》是叶广芩的最新长篇小说,是她家族系列作品最精彩之作。以“我”的视角为轴线,冠以十一部京剧戏名而写成。故事从辛亥革命开始到改革开放的今天,跳跃性地写了中国百年历史,呈现出百年人物众生相及风土人情。全书各章取自传统京剧戏名,“状元媒”为开篇,然后是“大登殿”、“逍遥津”、“三击掌”、“豆汁记”……一直到最后的“凤还巢”,共十一个篇章,记录了作家的家族史和与家族有关人物的命运。京味中显“京魂”。这些京剧戏名对叶广芩所要表现的小说思想内涵,起着点题或烘托的作用。

  《状元媒》中描写了博古通今的父亲,善良果敢的母亲,自尊自爱的莫姜,落魄旗人七舅爷……所有的人物都是活灵活现。各篇章的用笔看似散漫随意,实则别具匠心,故事讲得行云流水,人物写得入木三分,从容淡定中蕴含着智慧和深刻,闲散温婉中透着幽默和锋芒。

  开篇的“状元媒”讲述了清朝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做媒,促成了皇室后裔父亲金瑞祓与平民母亲陈美珍的婚姻,由此而引发了金家大宅门里的家庭成员和亲戚朋友的故事。“盗御马”“玉堂春”写的是当年知青生活的所见所闻与所遇,但不是一个地方。写神医是讲故事,其主旨还是展示社会现实和底层人的生活命运,揭示人之病与社会之病。“三岔口”写性格与性情对人的命运的影响,或者说是人的命运同性格和性情的关系。“豆汁记”写一个女仆莫姜的故事,莫姜出身卑微,命运悲苦,但气韵清朗,自尊自爱,能以仁爱待人,遇事颇有主见。“小放牛”写“畸人”或者说是“异人”张文顺,这是一个太监,还有“我的五姐姐”,他们当年都演过京剧《小放牛》,后来生活都发生了巨变,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平常人,虽为芸芸众生,但他们的内心世界并不贫乏单调,也有五彩缤纷,也掀万丈波澜,天地万物,六合之内,几乎无所不包。“豆汁记”和“小放牛”,写的都是小人物,或是地位低贱的女仆,或是命运悲惨的太监,但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人格精神和心灵世界,世事多变,命运多舛,但他们坚守其认定的做人原则,至死不渝。叶广芩自己说,“小放牛”说的是一种心灵的放飞,这种放飞尽管艰难,尽管曲折,却是人的本真和本能,是无法遏制的精神追求。

  叶广芩的生活和创作,与共和国的历史同步,因此,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变化因素对她创作的影响是极其重要的。叶广芩出身于一个对中国历史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家族。她由北京而陕西,由西安而北京,这是她的两地情,双城记。叶广芩是一位人文情怀很重、历史眼光很强的作家,她的文字充分地展示她这两点艺术特色。

  叶广芩是一个坚定、旷达而乐观的人,兴趣非常广泛。如她所说:如今一身重负,一身名誉全部卸去,将戏曲的铅华洗尽,将面孔还原,两鬓斑白之时,将自己的内心用文字梳理起来,写成了《状元媒》这部长篇小说。

(朱竞,评论家、编审)

————————————————————
*本文为《长篇小说选刊》特约撰稿,转载请注明。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