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管卫中:满篇皆是河套味儿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长篇小说选刊》能向读者推荐女作家向春的最新长篇《河套平原》,是否想让读者体味其中的“河套味儿”?

  向春,一个灵慧的女人,带着些许沧桑在河套平原上生活了多年。这些年,她写了不少关于女人的精致的小说,诸如《走样》《妖娆》《瓦解》《龋齿》《西口外》等等,但似乎还是没能彻底地表达她内心的感受。她多年梦魂萦绕的总还是“我们那地方”。

  终于,她开始抖搂珍藏多年的珍贵记忆了。

  《河套平原》是一部典型的写实小说。小说从两个“雁行人”进入大后套孟柜切入,铺开了一长串曲曲折折、相互缠绕的故事。诸如两个长工与红格格之间的感情秘密;王义和黑了孟家水渠的圈套;双胞胎姐妹与苗、杨二人的婚姻与感情纠葛;缨子的挣扎、受害与报复;王爷对土地承包者们的控制与后者的自救;屯垦队的巧取豪夺;战争对农户的伤害……这些情节构成了义和隆几十年的历史世像,可算是大后套近代史的缩影。小说中的构织如此复杂甚至有些过于复杂的情节,向春却把它们讲述得眉清目楚、不留破绽,作家的叙事能力非常强。最见功力的地方还在细节描写。这部小说的细节就像是一块块大大小小的腱子肉,将宏大复杂的骨架填充得满满当当、结结实实。许多微妙处的细节描写堪称精妙。加上地地道道、筋道鲜活的河套方言,满篇皆是河套味儿,充分刻画了河套人的形象。

  一位女作家,能够把握如此宏阔的乡土画卷,对一片乡土熟稔并描写到如此精准,这种功夫在多半长于描写都市情感故事而不大熟悉乡土的中国女作家中,实不多见。很多作家一味凭借讨巧的虚构捷径来写长篇,而不肯下笨功夫扎实地体验生活来写作。《河套平原》使我油然想起肖亦农的《黑界地》和邓九刚的《大盛魁商号》。这三部扎扎实实的原创小说,撑起了描写河套地区的文学天空。

  但是,女作家向春寻味最多、体会最深的还是生活在这个世上的女人们形形色色的灵魂苦凄与悲哀。小说中三个女主角一个比一个耐寻味。红格格尚未开放就凋零得如此不堪,让人隐约想起妙玉。有些遗憾的是,她被奸怀孕直至自尽时的内心悲怆应当是比被孟生哥遗弃更加震撼人心的,小说却未曾写到。她是一个遥远的故事,而缨子是向春的一个创造。这个出身低贱却不肯认命的女子,先后以色相引诱来福、顺子、麻钱、王爷,无非是以仅有的自身资源一截截往上爬,希图改变悲惨的命运。但是,当上了王爷的玩物之后,她就找到幸福了吗?恐怕不是。她应当有新的苦闷和挣扎,但小说的内心描写到此结束,后面的描写仅仅成了情节交代。香夫人是女人中的人尖子(妹妹似是作为她的映衬者出现的),当初对自己能获得幸福特别自信。多年后她却终于明白,她一生倾心的两个男人,爱的都是别的女人;而挚爱她的两个男人,后来也都爱上了别的女人;她最疼爱的妹妹最终对她满怀怨恨地死去;她的孩子走的走、死的死。她一生自认聪明机关算尽手段狠辣,到头来,却落得个众叛亲离,一无所有。她心里空啊。这个人物让人想起凤姐,但却是河套平原上的凤姐。向春以曲曲折折却令人信服的情节和精准的心理刻画,写出了这个女人的悲哀与可悲。

(管卫中,甘肃文化出版社总编辑)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