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白 烨:《关关雎鸠》:像一面镜子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3期

  多年来,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已形成了一个定式或者传统,大半都是写历史,写古代历史或者近代历史。而写当下、都市、当代人的精神生活、精神状态的作品很少,好的更少。王刚这部作品确实令人眼前一亮,从书名上来看,《关关雎鸠》是写爱情的,而且确实有一些爱情的意象或者心理描写。我个人觉得王刚写“情”是一把好手,他的作品《月亮背面》就是在那个时期一部写感情非常好看的书。

  《长篇小说选刊》的编辑们能在每年长篇小说正式出版的4300部之多的作品中,惠赐给读者这样一部好读的作品,真是让人高兴的事。

  王刚写了《月亮背面》之后又写了《英格力士》,如果说《月亮背面》还有点偏于流行和通俗的话,《英格力士》是雅俗共赏的。

  这部《关关雎鸠》超出我的想象,整个作品写了闻迅这个人,从一个剧作家到学校当老师,有理想和独特的理念,结果在学校到处碰壁。高校虽然是一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但长期形成的传统、惯性,使得主人公在此却得不到知音,在学生中几乎也没有人欣赏他,他感到很孤独。王刚写一个抱有理想的人处处碰壁和别人合不来,看起来是写这个人的个性过于特别、不能适应、比较执拗,但反过来想,这么大的学校,而且是一个艺术学校,为什么就容不得这样有个性的人?

  有一句话叫“包容”。有时你想包容别人,别人却不包容你,你想亲近别人,别人躲着你。看了《关关雎鸠》之后不禁会想,一些平时大家觉得不错的单位,尤其是像大家认为很好的高校有没有这样的问题?其实都有,甚至非常严重。只是那里的人呆的时间长了见怪不怪了。《关关雎鸠》就像一面镜子,你读后就能了解这样的学校比比皆是,主人公闻迅的遭遇也比比皆是,不过是大家已经麻木了。

  这部作品在当下看,有一种警醒的作用,有一种镜子的作用。现在我们的作家写当下或者处理当下人的精神生活和精神困境、精神困惑往往是无力的,而《关关雎鸠》触及了这个领域,而且有作家自己的想法。因此,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

  这部作品的名字 “关关雎鸠”,望文生义会觉得就是写爱情:关关雎鸠,君子好逑。闻迅和岳康康不能说没有爱,但这爱到后来也很伤感,闻迅以为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爱,岳康康却并没有成心想和他在一起,即便是最亲近的人和自己也是有错位的。所以,他在事业上是失败的,在情感上也是失败的,他是一个理想的失败者。一个理想的可望不可及的故事,理想在现实中不断地被打折扣、不断地被消损,甚至于最后让你的理想变得很迷茫,让一开始很清醒的人最后变得很迷茫,这就是现实。这部描写知识分子当下精神困境的作品,用这样一种处理,这样一种揭示,在当下小说中是比较少见的。

  王刚的这部作品对当下精神生态的关注、研究、揭示,对认识我们自己的精神生活状态非常有必要。而且,我们在读作品的时候,既希望作家中有一些新面目,也希望作品有一些新写法或者新突破,每一年都要出现一些新的东西,把长篇小说的现状不断地刷新。这部作品就是对当下长篇小说描写现实的一种刷新。

(白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