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许大立:大动荡时代的苍凉悲歌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特刊9卷

  王雨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给我们送上一本厚重的长篇小说,可以说《长河魂》的墨香还在鼻翼中回旋,《填四川》就已如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精神盛宴摆到了我们面前。王雨不愧是选择题材的高手,在几十年不间断的对小说创作的追求中,他过人的第六感觉发现了这一大动荡时代的文学空白,并果断地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它。仅仅两年时间,便将那些流传了几百年的口述历史演绎成了活生生的故事和人物,让那些颠沛流离、开疆拓土,重建天府巴蜀的前辈先贤的苦难与奋斗,挫折与辉煌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文学上素有“画鬼容易画人难”之说。意为鬼神谁都没见过,描写远古或者魑魅世界就可以随心所欲涂抹一番,不必拘泥于作品的社会形态和人物性格;而撰写近现代史实的文学作品则必须深谙那个时代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其间的难度要大得多。《填四川》则属于特殊形态的作品,既要画鬼,又要画人。几百年后再写那些事,除了大的背景,实际上所有的人物和故事都得编写再造。而所谓大背景,则由于所称“张献忠屠蜀”之后,对张献忠的负面评述数百年间几成定论。直至清亡之后才有另说:亦即张献忠并非血洗四川的主犯,他在川不过几年,而明末清初四川的大规模战乱却持续了三十四年,四川之祸主要在于长年战乱、瘟疫、外逃等诸多原因。明军滥杀、清军滥斩、地方豪强乱夺、乡村无赖杀人邀功、张献忠杀戮清嫌,继而是南明与清军之战、清剿吴三桂之战,四川成为惨绝人寰的战乱之地。此是其造成巴蜀之地生灵涂炭十室九空的根本原因。而根据马列主义的唯物历史观,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对于这段众说纷纭的历史,事实上政治家或者史学界至今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

  王雨实在是聪明过人。他越过难缠的历史,把“湖广填四川”之前的陈年旧事撂在一边,从纷繁浩渺的典籍与史料的海洋里寻找真实,从真假莫辨、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里采撷精粹,而后展开作家博大的想象空间,开始了他自己的“湖广填四川”般的生命历程。他从多年前就开始收集“湖广填四川”的相关资料,广泛涉猎明清历史,深入了解那个时代的宫廷、官场、社会、农耕、商贾等等方面的文化习俗,为其准确把握小说中的斑斓多彩的社会生活和各色人物打下了良好基础,写起故事和人物时得心应手,转换自如,无论宏大场面如皇城皇宫康熙雍正乾隆,小到栽秧织布挖煤,都敢写,而且写得惟妙惟肖,写重庆几百年前的市井、码头、商贾众生相,竟也如此丰富多彩,他把至今仍然生机勃勃的磁器口、朝天门、湖广会馆、江北嘴等等写到了他的小说中,使人油然而生亲切感,也增加了作品的可看性。

  “湖广填四川”是一部宏大的传奇,却少有基本的案例;是泣血的故事,却没有多少真景实情。唯有在浩瀚的史籍里寻找所需,在大脑里生成人物和故事,让思想的激情飞翔起来。于是他选取了闽西宁家,选取了荣昌的路孔古镇,在博大的时空里搅动、研磨、组合,终于糅成了作品的框架和血肉。我个人觉得,王雨是从古典章回小说和当代武林小说中吸取了营养,他的故事情节调度直截了当,没有多余的铺垫和回旋;小说中的语言也是直来直去,没有过多的叙述或赘言。正因为写的是几百年前的事,这种叙述也就形成了此篇小说的特点。

  毋庸置疑,《填四川》是王雨小说创作中的里程碑之作,《填四川》是一首悲壮凄婉、苍凉激越的生命之歌。

许大立(作家,原重庆晚报社副总编辑)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