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梁鸿鹰:百炼修得绕指柔

2008年第3期

  对作家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丧失写作的底气。这种底气是作家对历史和现实的独特认知,是建立在长期生活、知识积累之上的宏阔视野,是游刃有余的艺术挥洒,更是一种百炼修得绕指柔的从容自得。《大盛魁商号》写得底气十足,是邓九刚携带生命体温的一次探究之旅。
  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向北,越过大青山,由这片广袤丰饶的草原通向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恰克图、伊尔库斯克,是一条晚于“丝绸之路”一千多年的新型商业之路—— “茶叶之路”。这条被岁月遮蔽的路径,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20年前就让小说家邓九刚痴迷而不能自持,开始了为它艰苦的探究、为它定性与命名。深入其中,作家触摸到了历史的威严和岁月的温润,领悟到挖掘与揭示这条将中国与俄罗斯联系在一起的“茶叶之路”对于了解我们的民族具有的非同寻常的价值。
  在邓九刚看来,随着冷兵器时代的厮杀声消失于历史深处,商业铁律逐渐主宰世界,中国的民族工商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凭借着自己的坚韧与智慧顽强抵御外来势力挤压的壮阔历程,这其间的悲欢、歌哭、苦乐与风流,无不打上了民族性格的印记,铭刻着民族心理的跃动,民族行为方式的脉络。再现这段历史,是文化研究和文艺创作的生长点,是有追求的作家不二的选择,于是他把这些想法与感情都融入到了长篇小说《大盛魁商号》里。
  《大盛魁商号》再现中国历史上北方最大一支商旅的独特经历,被冠以“本土第一部商业哲理小说”,名符其实。全书由“死亡峡谷”吞没远行驼队和两个俄国人开头,从大盛魁招收古海等新人、商号内忧外患、大掌柜强撑局面、俄商无奈出境,一路写下来。一段足够撑开架式来写的历史画面,邓九刚却不故作气吞山河状,也不在家族史诗的叙事俗套里打转,显出了独特的眼光。大盛魁是清代北方最大的对蒙、对俄贸易商号,为山西太谷、祁县三姓家族所开创,又有不同家族绵绵汇聚而后转变为股份制经营形式。这个拥有庞大的现代对外贸易业务的商号,以内部严守传统,制定诸多规则与讲究而享誉商界。号规的等级森严、赏罚分明、诚信为本体现在各个环节上,这在小说中通过个人遭遇都给予了生动的表现。写蒙汉冲突、俄汉冲突、蒙俄冲突,写内部的财伙矛盾,写危机四伏内外交困的环境中大掌柜等民族商人的艰难挣扎…… 情节设置一波三折,处处见峰回路转之妙,于细节刻画中凸现人物魅力。不以家族人物关系之盘根错节吸引人,《大盛魁商号》同样拥有令人称道的容量与厚度。
  小说以主要人物的成长轨迹还原了可感的社会氛围与鲜活的人物形象。在古海身上,我们看到了晋人崇商、敬业、护公的特点。邓九刚通过对古海由少年至青年十年间的人生起落的描写,揭示了当时形成大盛魁这些大商号的社会历史条件,剖析了农家子弟竞相从商的社会土壤。古海经过严格考试选拔,在归化城柜学徒三年,到乌里雅苏台牵驼送货三年,独立在驼场经营数年,又成为大掌柜王廷贵的贴身伙计,再后来蒙冤遭贬。古海的含辛茹苦、忍辱负重,以及在商号各种规则构成的世界里少年伙计们被严密格式化和秩序化的生活,尽显了晋商人生的不平凡。古海的父亲古敬轩是个望子成龙而失意的家长,他对商道得失口若悬河,说得头头是道,却也是因外商挤兑在商海翻船的典型。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写得如此成功,在当代文学史上尚不多见。
时间可以战胜一切,但未必等于时间可以说服一切。邓九刚不认为拉长故事的时间就有助于艺术表达。浓缩历史时间同样可以产生绵长的力量。因此他不在时间这个维度上做文章,几百年的茶叶之路仅截取清同治到光绪十年间的片断,以此期间各种外来力量的纷纷插手中国事务为大背景,写了中国旧制度的积贫积弱、风雨飘摇、千疮百孔,尤其是突出了俄国的大面积商业渗透,逐步对我民族工商业形成打击的态势。事实上,大盛魁最后必然走向消亡,但《大盛魁商号》截取了晋商与俄国人较量中最终取胜的一次,将中国商人的坚持与智慧尽显其中。小说结束的时候,邓九刚又让俄商伊万带着机关算尽的懊丧离开了垂涎已久的归化城,这是大盛魁和天义德两家最大的中国商号不计前嫌相互扶持的结果。但作为民族工商业在一个个回合的对俄斗争中取得的胜利毕竟是暂时的,其时,民族商业自身存在的矛盾还远没有解决,内讧等致命伤远未得到医治,国家的衰落更使晋商前景暗淡……故事远还没有讲完。这使我们期盼邓九刚的进一步探究,期盼他将古海和“大盛魁”的命运继续讲下去。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