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王忠明:把握:眼前的世界与笔底的世界

2007年第4期

  《青瓷》被不少人误读成拍卖行业的揭黑小说,在我看来,或许这正可能出自作家浮石本人的“误导”。
  首先,对拍卖这一营生有充分强势的直接经验,足以构成对读者眼球的相当垄断。从未有人在长篇小说领域专写拍卖,堪当开天辟地第一“槌”,新鲜、好看;而且是行内人写行内事,具有十足的把握和势如破竹之“势”,不必费劲地或者矫情地去借重太多的间接元素,照实写来、照“熟悉”写来,足矣!这是《青瓷》之优势之擅长之贡献,假如这也被看作是“误导”,那么,恰恰至少显现了题材魅力,可解读出此书为何能蹿红。
  其次,浮石似乎天生就有一种从容不迫以致不怕有絮冗之嫌的叙事能力,洋洋洒洒,娓娓所道,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误导”(满足)着读者的“窥探感”。难道不能容忍那足够新奇的行业故事,确实有其独特的勾撩人们一气呵成读毕而后快的牵制力、吸引力吗?有点意外的倒是,浮石似乎很希望人们读其书而“能够尽量摒弃常有的窥探心理”,而我恰希望他本人应“摒弃”这一“希望”。因为“窥探”,是多么重要的一种阅读动力或鉴赏资源,它胜过多少显在的市场动员、社会动员啊!它埋伏在广大读者的心底,虎踞龙盘,期待着与那些期待已久的作家或作品“对接”。举凡古今中外,一切伟大的作品无不或这或那地满足着人们的“窥探心理”。即便“常有”,也不见得有何低下或不妥。所以,关键不在于“窥探”,而在于你到底能让人们从中“窥探”到什么。
  似乎还谈不上宏大叙事框架之类,也断无可供发微抉隐的卓越思维规模,但是,将《青瓷》看作一般的揭黑小说,则是明显的低估。只要认真阅读,再略作联想,大抵都无法否定其中的广泛意义或放大力量。即使是揭黑,也自有其价值。仅仅是拍卖行当中有所谓“官商勾结”、“裙带关系”……,其它行业就俨然净土一片吗?而整个社会难以为继的腐败治理和现有生存环境到底前景(走向)如何、怎样扶救,这才是浮石无从诉诸笔端,却想让读者们自行去“揭幕”的着意所在。小说至少已让主角张仲平在体制转轨的急剧变动期中从先前的八面玲珑、如鱼得水走入了四面楚歌、困境重重。这里隐含的道德力量、人生道路及行为方式(致富方式、两性交往方式等)的选择,都睿智地、富有责任感和同情心地表现着浮石基于良知之上的诸多反省。他或许无从给出一种明晰的匡正或解救方案,但是作为新生代的一位作家,初写长篇,便能将笔底的世界与眼前人人置身其间的现实世界,坦坦荡荡地呈现出一种屏息敛气般的映现和沟通,我想,这才是我们真正应当有所“窥探”的,由此便可称作是上好的把握了。
  
  (王忠明,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本刊顾问)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