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日]米原万里 等:如何面对一场没有取胜希望的战争

2006年第5期

日本笔会常任干事米原万里在《译者与作品的幸会》一文中写到:
使我惊讶不已的是,说自己是“不进行实地采访和调查就写不出作品来的作家”的张平写出了这样的小说。因为,这部作品的完成肯定基于作家对曾经发生过的杀人案做过的详细的采访。在这部小说中,城乡之间存在着的贫富悬殊和干部中存在的腐败行为被揭露出来了。所谓文学的力量,更确切地说,就是那种能够抓住广泛读者心灵的强有力的感染力。我们正是通过这样的小说才能像感受自己的事情一样感受到邻国人民真实的生活情况,同情他们的苦恼和绝望,对隐藏在我们心灵深处的欺软怕硬的劣根性,对我们国家权力机关中的腐败现象进行痛切的反思。通过这篇小说,我们可以了解到经济正在奇迹般地发展的中国所面临的严重问题,同时,也可以看到中国大地上确实存在着敢于追究问题根源所在,而不肯向困难低头的像主人公和作家那样的人。他们能够使我们对中国和中国人产生深厚的感情和敬意,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希望。
纪实文学作家中野不二男以《贯穿于全篇的“平静”的怒火》为题在《读卖新闻》上发表评论说:
如果黑泽明看了这部小说,他一定会想把它改编成电影。这部小说,除了描写事件最关键的部分以外,没有什么使人眼花缭乱的情景描写或场面转变。书中使用的都是让人联想得到的中国农村日常生活中农民们的对话、农民们关于事件的证言和主人公语调平淡的独白。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感觉出来从这种平静的话语中一点点儿渗透出来的又真实又令人胆寒的紧张感和愤怒的火焰。
最近,我连续读了几本某国的推理小说,这几本专业性特强的推理小说的篇幅几乎都被介绍战斗机、武器、炸弹、汽车的文字占去了,让人感到厌腻。可《凶犯》这部小说却很自然地抓住了我的心。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对最近读过的那些小说感到厌腻,而是因为《凶犯》的主人公那平静而又滚热的情感贯穿于全篇的缘故。细节和整体之间以及人物和状况之间的描写比例也非常恰当,恐怕这也是这部小说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一位日本网友在博客上发表的《凶犯》读后感中写到:
小说所揭露的是中国的社会问题,可我觉得,日本社会、日本的组织中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有“善良”而又胆小的官员和政治家。他们知道问题的所在,可是,不希望在自己在任的短短的时间内问题要摆出来。
“这种公开的邪恶偏是被这么多勤劳而又自私,善良而又愚昧的老百姓维护着,拥戴着!”
我觉得,张平所说的这句话也可以用来说明那些给日本带来金融危机的从事金融业的人们和有关官员。另一方面,每个国家,每个时代也都会有像主人公李狗子那样的人。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挑战的是一场没有取胜希望的战争,这样做对自己不利,但是,就是为了自尊心,也要与违法者斗争到底。
善良而又胆小的像我这样的人感到可怕的是,将来,我们的周围会出现狗子,说不定,我自己会变成狗子。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