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徐东:蚂蚁能否回来?

2005年第2期

读到最后,我希望蚂蚁(张涵)回来,回来和许豆豆结婚,继续他们的爱情故事。蚂蚁能否回来?
当一个人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要认识新的人,接触新的事,他的故事便展开了,他的故事,亦是我们作为读者的故事。阅读亦是一种融入,一种潜在的自我创作。作家虚构小说,是以社会生活为底色的,而我们都是社会中人,于是我们也进入了作家的虚构。我们关注着小说中人物的爱情与命运,希望一切都美满。然而,米兰-昆德拉说过:“如果说,小说有某种功能,那就是让人们发现事物的模糊性……小说应该毁掉确定性”,我的理解是,小说的模糊性暗示着万事万物的生死存在,而青春和爱情亦在其中,难以言说,却又不得不说,说又说不清楚。每个作家都是要试图说清楚什么的,事实上,作家亦是在通过模糊的,证明清楚的存在——文学艺术,正是一种可以让人从模糊中看到有序的光芒,从而安慰灵心,使其有序的一门艺术。
回顾一下小说的大至内容:许豆豆,孤儿,二十六岁,大学毕业,有过初恋,做过教师,从上海来到北京,住在地下室里,发现曾住在地下室的橡皮博士在橡皮泥里留下的电话号,因一个号拔错了,认识了出版社的女编辑叶子。与橡皮博士见面后彼此错过,小说中轻轻的便错过了,就像都市中许多有缘的人错过,因为一句“随缘吧”,便失去了缘份。失去了此缘份,还有彼缘份,因为年轻,因为孤独,需要有爱情,有故事。爱文学并喜欢上网的许豆豆又在网上邂逅了以前的网友蚂蚁。蚂蚁在网上有十个女朋友,结了三次婚,而且与许豆豆同住一室的小曼,在与家乡的男朋友结婚之前,也在寻找蚂蚁,而找到了,蚂蚁却与许豆豆相爱了,难免伤感和无奈。蚂蚁、许豆豆都有各自的初恋,许豆豆的初恋是贾心照,蚂蚁的初恋是程雨寒。过去燃烧过的情感在生命中仍有余温,尤其是许豆豆,在北京邂逅贾心照,而贾心照仍然一直爱着许豆豆,在这种情况下,许豆豆左右为难。然而,最终许豆豆还是选择了蚂蚁。最后,许豆豆等着蚂蚁从西藏回来,半年后仍不见他的消息。蚂蚁和小曼在一起了,还是与程雨寒在一起了?蚂蚁还能不能回来?……
小说已经结束了,蚂蚁回来与否,已无紧要。正像爱,爱过了,只能是爱过了。这是现实。文学不仅向我们展示现实,最为重要的是,文学为我们提供了生活现实的多种可能性,这多种可能性即是文学的模糊性。爱情的主题,被许多人写过了。而读千里烟的《爱情豆豆》,我却想到清时李渔的话:“能与浅处见才,方是文章高手”,通读小说,我觉着,在当今相对浮躁的生活与爱的大背景下,千里烟能以自己真切的感觉,细腻的感触,用朴实而流畅的语言,写出我们的城市生活与爱情,能写得这样平淡却引人入胜,不仅引人入胜,还能令人回味的小说,是非常可贵的。
精神和心灵的慌乱与庸俗的喜乐,绝对不会让作家更深地进入到自己的精神世界,无法有真正的创造,而千里烟一直在寻找,在一种困难的生活状态下努力创作,她在寻找的过程中一定是见闻或经历了许多事情,在创作的过程中却又不得不把那些让她激动的见闻和经历加以整理和化简,以安静的心态写出。千里烟从网络中一路走来,她的作品在网络上获得了很高的点击率和网友的佳评,终于在 2004年浮出水面,以《爱情豆豆》这部书,在上万部长篇征文稿件中获得了新浪第二届华语原创文学大奖赛一等奖。
这是一部好书,一部别样的书。我在读千里烟的《爱情豆豆》时候,许豆豆、蚂蚁、贾心照等人物却在我心中活了,他们在小说中的存在与活动,他们的故事,让我想到了城市生活,想到了我身边的人,想到了我自己,想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青春与爱情的模糊存在。小说艺术的真实与可贵,便体现在这里。这本书的存在像一面镜子,照见了我们的生活、感情与灵魂,让我们思考和回味,并且从中获得瞬间的清楚,这种清楚沉重却有利于我们变得稳重与成熟。
当然,小说中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但是,我们何必以一些名著做为准标来衡量这部小说呢?想到现实中那些不断变化的爱情,不管是人为的因素,还是自然的因素,我仍然希望,许豆豆的蚂蚁,许豆豆的爱情能够回来。这种希望,像是灰中的火星。我们找来树叶和枯草,吹旺那火星,或许可以燃烧起来呢。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