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贺绍俊:叙述革命中的民间世界观

2005年第1期

  《妇女闲聊录》是一部充满后现代精神的小说。它用一种新的叙述颠覆着许多习惯性的东西。乡村一位女子的话语完全取代了她的位置,一场语言的暴力发生了:来自乡村的声音打乱了文学讲坛的井然有序,这多少有些像80多年前被毛泽东称赞过的农民运动,这种未经训练的、粗鄙的乡野之音居然放肆地跑到地主小姐的绣花牙床上翻滚。
  林白在这部小说中采取的方式要说简单也很简单,她选定了一位乡村女子,显然这是一位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女子,让这位女子在无所约束的状态下讲述自己的经历和见闻。这种方式说起来也不新鲜,曾有一些作家做过类似的口述实录体的实验。但林白在《妇女闲聊录》中创造了一个意识形态真空的环境,使得那位叫木珍的女子在释放了一切精神压力的状态下自由地宣泄,而她自己则复制了木珍叙述中的狂欢精神。在这种复制中,林白充分展示了民间叙述的力量。也许我们会发现,所有经过文人加工的文学叙述,其最初的原始形态就存在于民间叙述之中。比如第一百四十几段中的“她让疤子别打牌,他发誓不打,拿起一把菜刀,把小指头砍了,伤还没好,又打。”这简直就是一篇由文人撰写的笔记小说,精练,传神,蕴含丰富。但这种精练和传神显然又不同于笔记小说的文人风格,它不在于遣词造句的讲究,所以它的精练不是对文字的浓缩化和典雅化,而是通过对事理的淘洗所获取的一种生活结晶体,这种结晶体使因果关系高度抽象化,让人有一种直逼生活本质的感觉,我以为这正是一种民间风格的精练。在木珍的叙述中,这些看似惊天动地的性事完全被日常生活化了,这种日常生活化显然表达了一种民间的世界观。一方面,人们并不认同这类性事对于伦理道德秩序的破坏,另一方面,既然这类性事发生了,也就被生活接纳了下来。伦理道德秩序就是一种公理和逻辑,它构成了炸弹的能量,所以木珍的叙述就像是做了一件摘除“引线”的工作,这些炸弹的能量虽然并没有消失,却不再具有杀伤力。通过民间的世界观,看到了社会日常生活顽强持久而又充满活力的一面。
  乡村妇女传达出的民间世界观造就了林白在叙述上的革命,而且林白丰富的感性知觉使她在这部小说的叙述中充分保留了口述实录过程中的汁液,这无疑让读者能品咂到更丰富的滋味。但沉迷于感性知觉也使得本来可以更明晰的意义变得含混不清。这大概是我对这部小说有所不满足的地方。

引用地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