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范小青:我所理解的一种人生状态

特刊2卷

小说在万丽成为三个副市长候选人之一的时候结束了。
于是,有人问我,如果有下部,万丽再往前走,在通往副市长的路上,她的结果将会怎样?
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她会怎么做。如果她当上了副市长,那就是说,她很可能听从了叶楚洲的建议,丢掉了妇人之仁,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踩掉了另外两个候选人。如果她这样做,我心里会很难过,我不想她这样。但是,如果反过来呢,万丽没当上,她的两个老对手中的一个当上了,我也同样很难过,因为我希望万丽能够进步,能够不断地进步。
我自己就把自己难住了。所以,我无言以对。在小说的结尾,万丽还在挣扎。虽然她早已经意识到她不得不改变,她也正在慢慢变成一个越来越麻木、冰冷的人。按照这个路再往下走,也许有一天她不再挣扎了,就真正地完全地进入游戏圈了。当然,即使万丽当上了副市长,还要往前走,还要进步,还会有新对手,有新一轮的搏斗,竞争永远没完没了。按照她的性格,她不可能说我当上副市长就满足了,那是一个走不到尽头的循环过程。就是说,政治规则和体制、结构不变,她是跳不出环境的。
万丽的内心挣扎,其实也是我的内心挣扎,也是许许多多女同志的内心挣扎。男同志在“成长”、“进步”的道路上也会碰到完全相同的问题,但是女同志内心挣扎的强烈程度,似乎跟女同志外在的温和形象形成相反的对照,她们内心的风雨是那么的猛烈,又是那么的绵长细湿,无休无止。
人的内心真是很难把握,有许多时候,有许多人,真的就是一念之差。有些人一辈子忍受和拒绝诱惑,却在最后的一瞬间没有坚持住。即使是一个贪官,他也不一定就是很单纯地想要钱,他也很复杂,这就不是简单地解析人性。现实再强大,人的内心还是会有属于自己的一小块东西,这就是我要表现的东西。
在现实生活中,女同志还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女性可能会主动或被动地通过色相去换取一些东西,我虽然了解这些,但是我下不了狠心去写。尤其是万丽,我不能把她写得猥琐,在分寸感上就把握得严了一些。当然,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我那样写了万丽,万丽的形象就完全彻底地毁了,她再有苦衷,也很难得到认同。但我毕竟没敢冒这个险。
有人觉得我下手的时候软了一点。我为什么下手的时候硬不起来呢?大概我把自己当成了万丽,我不想我自己有那么坏。后来我也收到一些女性读者的来信,跟我说她们的经历她们的内心世界,几乎跟万丽一模一样,甚至从学校到妇联这样的情节都是一样的,甚至连康季平这样的男人,都在她们人生中出现过。
面对这些在官场、在职场艰辛打拼的女同志,我不忍心让她们变得很坏,她们也许不完美,她们也许做过一些不光彩的事情,但是我爱她们,就像我爱万丽、爱我自己一样。有了爱,心就软了,手也就软了。
不过我想,这未必不是一种结局。
这也许不是最有力的结局,但却是我所理解的一种人生状态。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