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云杉:关于《追我魂魄》后面的故事

2005年第4期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追我魂魄》会有这样大的反响。
热情的读者把它贴到网上之后。几天之内,传遍世界许多中文网站。在网络上,你几乎是面对面的看到读者对作品的看法。人们对这篇作品表现出的热忱使我非常感动,有的网站组织网友去寻访培蕊的殉难之地(麻田战役原址),而对没有留下名字的李营长,大家给予了更多的关注,我曾经在网上看到“好消息,李营长找到了”的评论。
如果那些抗日先驱英魂有知,他们会觉得他们的血没有白流。
我不是专业作家,对文艺理论也所知甚少,因此,当高叶梅女士请我为《追我魂魄》写一篇评价之类的,就很难为了,我只好把这篇小说的写作背景介绍一下,也是对所有厚爱这篇小说的读者的一并答复。
《追我魂魄》记述的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也就是左权将军牺牲的那次战役。其惨烈的程度远远不是我的笔墨能够涵盖的。培蕊的原型是山西人,出身于基督教徒家庭,两个哥哥都在抗战中牺牲,后来这个唱诗班的小女孩也走上了战场。与文章不同的是,她坠崖后被树枝挂住了,得以幸存,但是留下了终身的残疾。
李营长固然有他的原型可循,我没有给他留下姓名,是因为他是一代中国军人的真实写照。他们出身于最贫苦的社会底层,是中国革命把他们百炼成钢,成为那种“无法让人忘怀的、战神一样的英雄。”他们留下来的故事,丝毫不比人类几个世纪流传下来的英雄史诗逊色。
我特别要提到的,还有新华社的前辈,那些老战地记者留给我的印象。新华社前驻柬埔寨的记者杨木,是最后一位见到波尔布特的外国记者。波尔布特垮台后,美国人四处搜寻他的藏身之地,美国大使约见了杨木,提出用重金收购他与波尔布特在山洞前的合影。当时的波尔布特已经被整个国际社会所抛弃,处境就好像今天的拉登一样,而杨木已经退休,过着清贫的生活。如果杨木交出了照片,谁也不会说什么,可是杨木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他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从来不会出卖信任过自己的人。
他们恪守着忠诚和信念,就像他们在战争年代一样。
这些记者,就是我在小说中的原型。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