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石钟山:战争是男人的天堂,爱情是男人的天堂

2005年第2期

《男人的天堂》随想
我创作的许多小说都是以男人为主角的,像石光荣、高大山等,当然这部作品也不例外,在《男人的天堂》里,我创作了爷爷、父亲和儿子。首先,他们都是男人,然后他们又都和战争联系在了一起。男人是野性的,男人的出生就是要血与火联系在一起的。在血与火的浸润下,男人才是可爱的,同时也是有生命的,男人为了烈性而生。
我不喜欢没有个性的男人,尤其是那种软性十足的男人;我喜欢大碗喝酒、大快朵颐的男人,那是些真性情的男人——他们敢爱敢恨,同时又不失智慧和柔情,正如一斛浓烈的醇酒,回味悠长。
作品中的爷爷、父亲和儿子之间存在着一条血浓于水的生命链,作为男人,他们一样地爱过、恨过,磊落和坦诚,以及肩上的责任和道义让他们活得很累,也痛苦,但他们始终昂着头、挺着胸,对着生活、对着他们深爱的女人和友情,真诚地证明着:他们是男人。
既是天堂,里面当然也有着女人,仅有男人的世界是不完整的,而能够配得上优秀男人的女人注定不是平凡的女人——奶奶、母亲和眉,她们的命运一旦和有声有色的男人间发生了故事,生命也就变得亮丽而辉煌;男人的生命也因了她们的存在,更加豪情万丈和柔情。
女人是什么,男人又是什么?这是文学的基本命题,也是人性的命题,生命也因了两性间的激烈碰撞才变得华美而绚烂。《男人的天堂》里在塑造几位不凡女性的同时,还写了战争。战争在这些男人、女人面前只是背景,或者说是道具,因为战争让他们的命运变得更具有传奇性,有了传奇也就有了故事。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战争是锤炼人的毅志的试金石,生与死的面前才能拷问出人性的光芒。男人是为战争而生,女人则为男人而生。
这部小说写写停停地用了三年,不是技术性问题,也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无法面对这部小说所呈现的内容。这部小说可以说是我的半自传体小说,小说里涉及到了许多自己的家庭,我无法去平静地面对它,断断续续地写作是处理自己的“审丑”心理,这要摆脱掉许多心理障碍。小说的字数不长的根本原因就是,我实在无法挥洒自己的想像力,真实与虚构总是发生着冲突,于是只好作罢。
摆在大家面前的这部作品,不知是不是一碗夹生饭?但不管怎样,《男人的天堂》是我多年来最想写的一部作品,当然也是最不好写的。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写真正的自传,里面自然还会有爷爷和父亲,那得需要另一份心情和胆量了。
总之,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部《男人的天堂》,写了男人和女人,当然还有战争。你若问我这部作品到底写了什么?我只用上述的文字来回答你了。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