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彭见明:伟大的坚韧和无奈的羡慕

2009年第2期

  显然这个标题是太长了些,比小说的名字要长好几倍。因为写小说是很快活的事情,而写怎么写小说的文字是很尴尬的事情,往往就连一个标题也写不好。

  我的写作要涉猎《天眼》这个内容,是迟早的事情。就时下最热门的号称“文化”的话题而言,我最早接触的“文化”,便是遍布于天南地北广袤乡野的巫道文化。在我最初的人生印象中,和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甚至比人更重要的是家家户户堂屋正中神龛上供奉着的菩萨,我们称作“家神”。从我五六岁开始,每天清早起来干的第一件事便是点燃几根草香去敬菩萨。任何一个调皮孩子,都不敢在家神面前表现出不恭来,谁也不敢亵渎神明的。我们的长辈们还十分敬重那些游荡于乡间的算命、看相、测字的先生,认为他们是通神的能人。大概我一出生,他们便不断地给我测算命运前程。我们的乡党津津乐道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情,目的十分明白:那就是希望神能给我们带来若干好处。要是有的人家苦苦敬了一年又一年,甚至一代又一代,还是得不到丁点好处怎么办?神还是要敬,他们不怪神没有关照,只是埋怨自家命苦。

  敬神信巫带来的另一个普遍心理便是“认命”。

  我们乡间一俟谈到人生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用得最多的是“命”这个字。看到有的人过得好,活得爽,或是有了不劳而获的好事,便称人家“命好”。有的人得不偿失,诸事多舛,便被认定为是“命苦”。既然大家都认命了,日久便必培育出伟大的坚韧来,那些认了自家命苦的,还是会在神迟早可能会赐予的好处的希望中往下活,还是要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命苦的羡慕命好的,尽管有些无奈,但大多都不生嫉妒和仇恨,因为那命好是上苍给予的,非偷非抢,也“怪”不得那些过得好的人家。这样就好,便有了命好的和命苦的同在一个蓝天下的共生共存。

  这是个流传久远、植根很深的社会存在,谁要否认和改变这一种存在都很难。这个广泛而深远的存在,会被小说来参予关注也是必然的事情。这是个很大的窗口,通过这个窗口去观照社会生态,将会很广阔、很深邃、很细微、很有趣,甚至很“搞笑”很“草根”(这可是当下最时尚的审美标准呢)。

  命运最终会把人类和社会推向何方?这种不可测和充满诱惑的探寻,同时会使小说的触角伸得更长更远更富有生气和意味。

引用地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