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海 诚:对心灵冷漠的孩子说爱

2009年第3期

《疲倦者的游戏》写的是中学生与家长不得不说的一些事儿。当今社会的众多孩子,像一位学生家长读了小说后感叹的那样,生活优越了,见识高了,“但经受挫折的能力差了”;他们反感家长不合时宜的教诲,厌恶大人们喋喋不休地话当年;他们穿名牌,迷网游,要啥有啥,“唯一欠缺的就是幸福感。”更有甚者,有的孩子走得更远——人们不时可以在新闻报道中看到:某中学生因索要上网费无果,恼怒之下杀害祖母;某孩子因成绩差被母亲批评,竟对家长暗下毒手……小说里,我描写了一个叫崔翔的高中生,为了给小伙伴买摇头丸,赶回家取钱,恰遇盗贼把奶奶推倒在血泊中,但他连个求救电话都不肯打,拿了钱扬长而去。这种扭曲的心灵与自私冷漠,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孩子变成这样,根本原因是什么?我们的社会和家长有多大责任?这是需要认真考虑和反思的大问题。我看到的是,尽管素质教育之歌吟唱了多年,学校还是以升学率定教师优劣;绝大多数家长见了孩子,第一句话往往是问学习怎样,在班里排名第几?那么,我们有多少时间去关心孩子们内心的感受,关心他们是否快乐?

这小说写了两年,是我最下力气且最有争议的一部作品。有人认为这是我创作上新的“突破”;也有人质疑陈小丹在游戏中弑杀是否具有“典型意义”?对于善良的人们来说,孩子的做法近乎疯狂。但冷酷的现实摆在那儿,容不得你回避或粉饰。我之所以执意完成这部作品,其动力来自沉重的社会责任感和良知呼唤。我希望全社会都来重视孩子们的心灵感受,关注他们的心理成长和情商建设;而不是死盯着学习成绩和升学线。

在小说的结尾,陈良与陈小丹这对“冤家”父子最终结束了代沟的对峙。其实,我也没有提供多么新鲜的灵丹妙药。一个老生常谈的字眼:爱;在沟通基础上的爱。在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后,再听到那个字,陈小丹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那一刻,他理解了他一直怨恨的父母,并决定向强大的现实“妥协”。正如一位大学生读者看完《疲倦者的游戏》后在其博客上的感言:“用很短的时间,读完了海诚的长篇小说《疲倦者的游戏》。小说里,17岁的陈小丹,从某些方面来看,像是曾经叛逆独尊的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去体会来自父母、师长的关心……社会的压力,成长的裂痛,让我们渐渐明白,成功不是想象中的单纯,它包含着太多的复杂。渐渐懂了,父母把我们养育到这么大,就算是一种成功了。二十出头的我们,该长大了!”

看到这篇博文,我特感动。从这位不相识的江西大学生那儿,我看到了一代年轻人的内省、觉悟和成长。面对万千家庭中尚未进入大学校园的“陈小丹” 们,家长应摒弃傲慢、说教和偏见。当孩子步履踉跄地横跨青春沟壑时,伸出你饱经风霜的手去扶持他;掏用你慈祥的心去爱他、理解他、温暖他。

爱他们,说到底就是爱我们自己。因为,孩子是未来的主人。

2009.4.16于济南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