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张炜:那些可歌可泣的人和事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7年第1期

那些可歌可泣的人和事

张 炜

  山东东部有一条河,南北连接了胶州湾和莱州湾,称之为“胶莱河”,河东地区即为“胶东半岛”。这里美女如云,还以盛产黄金和水果闻名于世,春秋战国时期曾为富庶的齐国腹地,属于拥有渔盐之利、最早掌握了丝绸与炼铁技术的强大东夷族。李白向往的居住了仙人的瀛洲就在这里。诗人游历之后,感叹“烟波浩渺信难求”。古往今来因为财富争夺、寻仙问药,这里终成为一片交织了神迹与血迹的土地,上演了无数壮阔的悲喜剧,令人不胜唏嘘。
  这里是邱处机的故乡,道教圣地,也是佛寺最多的地区;在近代,基督教最早从此登陆,于登州西部(今天的龙口市)建立了医院和学校,西方文化影响渐巨,以至于成为四大宗教对抗融合、新文化运动激烈博弈的前沿地带。半岛怀麟医院的创建早于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在北京创办的协和医院二十年;其新学崇实学校学子由青岛分设机构转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并由此留洋,后来又催生了齐鲁大学。辛亥革命北方最重要的策源地也在这里,即北方同盟会支部就设于此,下辖北京天津及东北三省、新疆陕甘广大地区,主要领导人徐镜心即为龙口人。辛亥革命史研究者常常提到的“南黄北徐”,“南黄”是黄兴,“北徐”却很少有人知道就是徐镜心。
  徐镜心是孙中山的战友,共同于日本发起了中国同盟会,归国后身负重要使命,以烟台和龙口为大本营,往来于广大北方地区,发动革命,组织大小起义无数,最后被袁世凯杀害时年仅四十岁。孙中山一生仅为一个企业家题过词,即烟台的张裕葡萄酒酿造公司,因其老板系南洋首富,为革命党人提供了巨大资助,被誉为“革命党的银行”。
  我作为一个半岛人,常要面对这里的“神迹”与“血迹”,为一代代奋争者而感泣。徐镜心好比革命党人一把最锋利的宝剑,是刺向中国封建王朝的利刃,为中国革命史留下了一道深痕,后来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革命大将军”。他的半岛战友牺牲甚多,如王叔鹤就被清兵凌迟于龙口。怀麟医院救死扶伤,普伊特及艾达,还有走向革命与新文化运动的崇实学子们,都不该被我们忘记。这些真实的人物后来分别在《独药师》一书中化为“徐竟”、“王保鹤”、“伊普特”、“艾琳”、“季昨非”、“陶文贝”等等重要角色。
  为一代奋斗者书写,记下这些可歌可泣的人和事,对我来说是一个无法推卸的责任。写不出他们以及那片土地,也是我内心长期不安的一个原因。新文化运动和那场革命仿佛远去了,但纪念却是永存的。在这纪念中,我们尤其不应忽略一些核心地带的核心人物。只要打开了那部封存的历史画卷,我们就会听到振聋发聩的人喊马嘶。
  翻阅史料时,令我惊异的是,将一生所有热情与精力都贡献给了革命的先烈徐镜心,这位从史料上看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筹划起义大事的壮怀激烈的首领,竟然还于百忙中写了一部《长生指要》。这使我晓悟:革命先烈内心深处仍是极为珍惜生命的。
  半岛多么瑰丽。半岛多么伟大。半岛多么神奇。半岛上有一些倔强的心灵,我将《独药师》献给他们。

2016.6.19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