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王青伟:浮躁与从容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3期

 

  小说,在这里了,就不说了。
  说说《度戒》之外的一些话。
  从十几岁青春年少算下来,鼓捣文学这门手艺,已三十余年了。在文学离主流话题愈来愈远的年代,需要一群力能扛鼎的大家,去勤劳工作,将文学拉回到应有状态,从而提升民族的精神高度。因为自己始终没有入门,我对做好这门手艺活是越来越没有了自信。又因为对文学始终如一的敬畏,便常常生出一种惧怕。这种惧怕是因为看到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在喧嚣中被裹挟而互印彼此的同质化,担心自己一写即错,作品迅即被淹没在同质化的泡沫中。连一线涟漪也不曾泛起,更不用说溅出一朵漂亮的浪花了。是的,我想,读者没有理由为一部泡沫化作品埋时间的单。
  忘记是哪位作家说的了,文学是个无用的东西,压根算不上养家糊口的好手艺,与大富大贵更扯不上边。惧怕只是因为敬畏。
  而不怕或许是出于致命的清高。
  在这个浮华淹没众生的时代,文学还需要清高吗?还需要保持一种特立独行的品相吗?我想,问题应该就在这里。文学倘若不能以一种清高的高贵姿态做优雅的飞翔,引领众生灵魂回归精神乐园,它存在的意义是值得怀疑的。
  由此,我只想一意孤行,去抵达一个远离喧嚣的地方,将自己卑微的灵魂安放。
  我只想打点行装,去做一次又一次漫长而孤独的文学旅行,无需旅伴,从容而洒脱地将一路风景看过去,与不期而遇的人作会心一笑。
  既然是这样,我又害怕什么?
  因为自己本身的渺小,当然就不用害怕孤独,不用害怕无人喝彩,不用害怕无人评说,不用害怕无人同行。
  心高气傲的年龄已经过去,对于鼓捣这门手艺数十年尚未入门的我,只好承认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文学气场,没有足够的文学才华打捞民族或人类潜在的集体无意识。既然注定做不了力能扛鼎的大家,那就保持一点点清高吧,尽可能让自己的文学品质纯净一点,让自己的心灵离喧嚣稍稍远一点。于是,我也就很释然,也就不害怕别人的不屑一顾,并且不担心作品的速朽。
  我只想找回一份从容写作的状态。因为这份从容,我愿意与虔诚的人一起虔诚,与敬畏的人一起敬畏,与孤独的人一起孤独。
  上世纪八十年代,贾平凹先生出版了轰动一时的长篇小说《浮躁》,“浮躁”一词随即风靡于世。如今距平凹先生出版那部小说已过去近三十年,整个社会非但没能宁静下来,反倒更为“众声喧哗”了。浮躁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我也是这庞大浮躁蚁群中的之一,常常被浮躁不安所笼罩,莫名的惶惑与纠结,莫名的心惊与恐惧,都说这是一种时代病症了。我们究竟要到哪里去?因为不太清楚,挣扎与逃离,也就成为我日常生活的必做功课;因为想弄清楚,我把这些功课写进了我的小说。
  这是我十余年来致力于打造的永州三部曲之二,两部长篇均与地域文化有关,有朋友将我贴上地域文化小说作者的标签,没关系,我也不害怕被贴上任何标签,可能我只适宜写写这样一些文字。但我坚信,从容状态的写作,既是一个作家的道德底线,也是一个作家的美德能够抵达应有高度的状态。□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