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龚文宣:缘于心中的眷恋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4年增刊·秋季卷

 

  因为眷恋,才有《奔腾的灌江》这部长篇小说。
  这些年,让我一想起来就感到温暖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苏北盐城的老家,一个是付出青春和热血的农业银行。老家是我的衣胞之地,留下我儿时的梦和稚嫩的足音。农业银行是我的前工作单位,原是一个大系统,还包括现在全国农村信用社、农业发展银行和中国长城资产等金融机构,我在金融系统已经工作了二十八个年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八年呢?
  故乡,始终是一个解不开的结。前后加起来,居住在北方这座城市二十六年了。可是常常有一种身子悬在半空、脚不着地、客居他乡的感觉。最喜欢吃的还是家乡的菜,还习惯大块吃肉、大杯喝酒,最动听的还是旁人难懂的乡音,说得最顺口的也仍然是老家带些侉腔侉调的土语方言。老家令人魂牵梦萦。而对农业银行我始终充满感情,是银行发现了我并培养了我。从灌江边上最基层的单位,我一步步能走到北京的总行,得到过许多良师益友的关怀、指导与真诚的帮助。我的人生几次重大转折,也是在此期间完成的。我是一个幸运的人,也是一个恋旧、记恩之人。
  不可否认,创作这部小说带有我感恩的倾向。
  作者的经历与情感,无疑也会表现在小说人物的塑造、环境的选择与情节的价值取向上。
  小说原来的名字是《行长的私事》。到了2012年初交付一家文学杂志连载时,临时更名为《奔腾的灌江》。说是临时更名也不尽准确。到底以人物形象为题还是寓意情感为题?其实犹豫了好些时日。但在最后看稿时还是改了过来。总之,觉得后者更符合小说叙述的主旨,抑或更靠拢我想  讲的故事吧。
  灌江,并不是虚构的。我的家乡确有一条古称灌江的河流,人们夏天洗澡摸鱼,冬天钻冰下网。江的南岸是座富庶的千年古镇——响水口。古镇被茂密的杨槐树林和发达的沟渠湖泊包围着。春天里槐树的花香飘落满城,秋天时又能见到江岸成片的芦苇花随风摇曳。宁静安详,景致很美。不过,灌江现在叫做灌河了,古镇也是一座群楼林立、商贸兴盛的现代城市的模样。当然,并不妨碍我在这块依恋的故土上虚构我的小说。
  我委实钟爱这条带有灵性的河流,以及这条河流滋养的土地,和土地上纯朴勤劳、重情仗义的故乡人。
  所以,《奔腾的灌江》同我的其他小说一样,大多取材于我所熟悉的家乡金融领域。比如《河与海的交汇处》、《蓝色经纬》、《坚硬的老墙》等,都是在这块有着江风海潮气息的土地上展开的,也是讲银行人的故事。毕竟,从事金融工作多年,就像饭馆里待久了的一个伙计,虽然没有亲自干过掌勺子的大厨,但也晓得如何采买食材、如何配菜做菜,写起来比较顺手。一件件熟悉的工作,一张张亲切的面孔,一个个圆润鲜活的故事,不时地跳将出来,使我的想象力得到较好的扩展。
  诚然,我对这部作品倾注了心血。
  金融行业是个庞大的政策性、专业性较强的技术系统,而人物形象又离不开典型环境的烘托和“真实”细节的支撑,写金融题材小说很容易走进专业技术的泥潭。因此,虽然是虚构的创作,既不可满嘴跑火车,也要让人读得懂,看得明白,了解金融行业一些“门道”。同时,国内外金融题材作品,往往所揭示的是银行的黑洞与金钱的罪恶,似乎衍生出来一种犯罪文学。其实,金融的本质不是黑洞也不是罪恶,更多是智慧和财富,为人类带来光明与温暖。而人与人之间,更多的也是善良和仁爱。这是我在创作中所坚持的。
  在写这部小说之初,有两点觉得很纠结。一是故事脉络的伸延,以往是双线或者多线组合推进,写起来比较习惯和轻松。这一部不仅是单线情节,而且通过主要人物的五官感受描述事件。就像弹琴,一个指头比多个指头要累得多。何况,不是专业创作,时间上难以保证,断断续续的,会使故事产生支离感。二是人性、情爱描述的深度把握上,包含对生命的体验,较自己以往的小说均有较大的突破。
  好在这部小说的连载期间及其之后,反响良好,得到了读者的厚爱,得到了金融界领导同事和文学界师友们的肯定与鼓励。著名文学评论家何镇邦先生说:“《奔腾的灌江》是一幅故乡的山水画卷,是一曲金融人的情性之歌,是一部干净耐读的小说。”我读来倍觉欣慰,也由衷感激。
  《长篇小说选刊》用稿之前,我又对作品文字进行了修饰和情节的必要补充。
  心中的眷恋,应该是我创作这部小说最初的冲动。另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二十年了,有十六年时间几乎完全中断了文学创作,对于当年还算年轻的会员来说,有点儿太不像话了吧。还有,尽管不以稿费度日,但写作可以远离尘嚣和浮躁,领悟人生,为自己也为喜欢这部小说的朋友,营建一个精神居所吧。
  尽管长篇创作很累又熬人,但无论怎样,我还会追随文学的脚步继续写下去。

2014年10月29日 于北京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