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杨志鹏:不是为了文学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特刊12卷

我的写作,大多数时间里不是为了文学。

十八岁那年我离开贫穷的乡村,参军到了青藏高原。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改变命运。1977年,我以平时训练生活为素材,虚构了一篇八九千字的散文,在《青海日报》发表了,整整一个版。这成为我提干的重要因素之一。

当文学帮我成为一个城里的公家人后,“文革”中度过少年生涯的我,十分向往大学里的学问。这时又是文学帮了我的忙。由于写的几部中短篇小说在省里有些影响,我被推荐参加了全国第三次青创会,因此因缘,被中国作协推荐考上了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毕业,我被作为所谓的人才引进青岛后,突然裹进经济大潮。又是文学帮了我的忙。工商局长说,作家下海,特事特办。于是不费力我就有了一个名字很响亮的文化公司。随后经商的十五年时间里,这个世界改变了,也改变了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

突然有一天,我有了表达的愿望,希望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和感悟写下来。这样就有了长篇纪实散文《行愿无尽》和长篇小说《世事天机》。

当我修改整理这些文字时,发现我不是在创作,而是在进行一种生命信息的传播。所有文字的写作,来自于心灵的流露,来自于对这个日益变化的物欲世界的担忧,来自于迷失狂躁之后的心灵归宿。而能让我平静内观的信念,来自于两千五百年前印度一位叫作悉达多的伟大导师的教导。他老人家说:人类所有的烦恼,来自于无法满足的欲望。而当今悉达多的一位著名的弟子,宗萨蒋扬钦哲智者说:“中国是个高速成长的国家。然而,在物质进步的刺激中,很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迷失而忘记了心灵的一面。也许对实用主义的中国人,要说服他们心灵方面的努力会有利益是不容易的。在经济如此蓬勃发展的当下,人们不愿意浪费时间在心灵层面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即使从非常实用性的角度来看,以心灵为目标的物质主义,比起纯粹为物质的物质主义,更具有长远的利益。”从他的教导中,我确信了自己所写的文字的价值。它们也许能为当下挣扎在物欲世界里需求心灵抚慰的人,提供一种心灵选择的可能,为这个日益隔膜的时代,传递一丝通透的温暖。

《世事天机》面世后,得到了读者和评论界的热烈反应。十分感动于读者的厚爱和鼓励。不过对于朋友们真诚肯定我回归文学的赞誉,我常感受之有愧。我知道我回不到那个值得回忆的文学时代的状态了,文学与我,已不是文本和情绪的追求,而是灵魂的通达。一如我在《世事天机》的后记中所说:“人类不能只对眼前的利益感兴趣,或者把关怀生命,仅仅理解为养生保健,延年益寿。说得更理想些,只是关注人们的幸福指数,丰富人们的精神世界。这些显然只是世俗生活注意的范畴,离真正的真理信仰相差甚远。信仰应该是超越世俗生活对生命真相的不懈探求,至少是对包含了人类普世价值在内的理想社会或人生的向往。”

我会继续我的写作,但不是为了文学。

在此,我并无一丝一毫贬损文学的意思,而是说明超越心智的选择对我的重要。一个人对于生命的走向,有选择的权利,我选择了追问生命的终极目标,一切因此而展开,文字并不例外。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