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周大新:写《安魂》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6期


  送儿子去天寿园歇息之后,我没法不回忆过去。回忆时,除了痛楚之外,愧疚一直在折磨着我。就是在那时我决定,我一定要把我这份愧疚写出来,要不然,我可能活不下去。但当时,我还没有体力和精力写这种沉重的东西,我写了一部轻松些的作品,让自己在写作中逐渐恢复到比较正常的心理状态。这之后,才开始写《安魂》。


  儿子的离开,让我更真切地知道了人生就是一个不长的过程,这个过程的前一段,是你经过努力不断地收获东西,让你感觉到“有”;这个过程的后一段,造物主则强制你不断地交出东西,直到你重新成为一个“无”。儿子的走,让我的写作更多地变成了倾诉,让我觉得文学真是可以起到心灵救赎和抚慰的作用,没有文学,我会活得更苦。


  经历的苦难多了——我这一生都没有摆脱苦难的纠缠,让我觉得人活着真是不易。也因此,我对一切都能宽容看待了。不知不觉间,我使用的文字不再凌厉,语调也没了尖峭。


  我就是想把对儿子说的话说出来,我也知道儿子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因为他失语而无法说出来。所以,只有用这种对话方式才能实现我们父子的心愿,才能让我们俩都好受些,也才能对他的灵魂起到安慰的作用。
  儿子病了以后,我和他朝夕相处,在他失语之前,我们俩经常像朋友一样在一起聊天,谈的话题很多,也很坦率,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想说什么,他想做什么。再加上我们的心是相通的,父子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相互了解的能力。


  前半部分更多的是想安慰儿子的灵魂,使用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材料;后半部分是想安慰我自己及所有即将面对人生结局的读者,使用的完全是想象中的东西。
  听说全国因病因意外灾难而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现在已有一百多万个,而且每年都还以上万的数字增加,这些家庭经历了和我一样的苦难,那些父母都长期地活在痛苦之中,我希望我的这本书能给他们带去一些心理安慰。失独家庭的老人最缺少的是儿女的抚慰,孤独是他们要经常面对的问题。文学所能发挥的作用就是抚慰他们的心灵,减轻他们的精神痛苦。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