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赵 瑜:文学报告小议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2期

  写作《寻找巴金的黛莉》,我常常想到:中国文艺极具纪实传承,看古代戏剧舞台上,大半取材于真人实事,戏文中则一律使用真实地名。诗歌方面更是如此,《石壕吏》《长恨歌》都是由纪实而来。纪实散文以《史记》为代表,形成中国历史上抒写“文章”之正宗;从《东周列国志》到《三国演义》到《水浒传》,无不鉴取于正统史纲,《西游记》中的权威无非是把朝廷搬到了天上,八戒更是一位典型国民。《红楼梦》实为家族纪事。纯粹的虚构小说十分稀有。中国文化传统,以孔孟之道为治国“天理”,充分关注了皇权、专制、战争、郡县、科举、民生等诸多现实问题,秀才群体读死书奔仕途,缺失了宗教文化背景,千百年间个人主义无法抬头,何来虚幻写作?

  那天见到李建军先生,又谈及这一话题,建军便讲:中国古代文艺理论当中,确实没有所谓的虚构说,都是在以“真”为基础的纪事前提下,宣讲如何写得更生动,直抵于“善”。而小说写作中的虚构概念,则是引进西方《文学原理》之后才推动开。虚构小说渐成主流,应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的事吧。

  随着20世纪工业化、信息化社会的到来,西方社会全面推进纪实写作大潮,从此告别了19世纪虚构小说的辉煌。

  尽管我们引进并实践了《文学原理》中的虚构理论,但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身不由己,事不由人,中国近百年来的小说,依然建立在牢固的现实生活基础上。我甚至想说,优秀小说实在是天才所为,普通人好好写文章就行。

  经过一番纪实与虚构的鸡尾搅拌,从学理上讲,中国当代纪实文学在严格遵循事件真实性的同时,很需要有意识地向小说甚至戏剧做法倾斜,运用现代小说叙事中的优良技巧,创造和使用精美语言,注重伏笔、悬念、结构等创作法,以增强文学性因素,提高作品的血肉生命含量。总之我们必须学会讲述好看的故事,从而把坚守真实的报告文学,变成经过艺术锤炼的文学报告。

  事实上,在报告文学中进行种种有益探索,从上一代作家就已经开始了,徐迟先生践行运用“诗化语言”便是一例。我们极不愿意干的事,就是把报告文学恶搞成调查报告。反过来,当代小说家同样需要遵循纪实传承,打破一个“小”字,不妨多多采信纪实调查元素,以才华和勇气踏进非虚构文库大门。

  《寻找巴金的黛莉》先在《中国作家·纪实》刊发,继而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单行本,一时有不少小说家朋友产生兴趣,来和我探讨纪实与虚构之间搅拌“鸡尾酒”的趋向。及至评论界朋友言及此著,又往往脱口而出“这部小说”云云,无形中使“这一个黛莉”跨越了文体边界。

  《长篇小说选刊》是我长期喜爱的文学大刊之一,这与编辑们一向重视文体创新有很大关系。具备文体创新意识的长篇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走向成熟的标志。小说创作也好,纪实文学也罢,惟创新才有发展,因循守旧肯定没有出路。《寻找巴金的黛莉》能够在这里选用,我欣喜中还有些意外。承蒙推举,增加了纪实作家与小说界朋友切磋交流的机会,拓展了作品与不同文体读者之间相互沟通的范围,则是我们不常遇到的一件快事。

  不知何时,贵刊真的选发我一部长篇小说,那可就更好了。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