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鲍光满:创作还是需要生活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4期

  这是我第三次写创作谈,记得1993年《中篇小说选刊》选了我在《中国作家》杂志的《梦断莱茵河》,那是我第一次写。我不是小说大家,自认技巧以及学识各方面差得很远,但这个中篇被选为二条,后来被贾平凹主编的“商界小说丛书”又选为头条,连大名鼎鼎的《北京人在纽约》都在这篇之后。为什么会这样?我思前想后,还是小说以扎实的生活为基础,让人读了能得到一些信息量,而这信息量我以为就是生活。大家都是练家子,您在小说里编一些东西,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您把自己的生活底子抖了出来,大家一看这生活我没有,今天算是开了点眼,这应该归功于生活。由于一部中篇小说不足以表现我两年的留学生活,后来我根据这个中篇扩展了一部长篇小说叫《苦旅》。四十万字的小说,俩月完成,轻轻松松的,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俩月里每天都在往外喷发生活。小二十年过去,我至今记得写给《中篇小说选刊》的那篇创作谈的题目叫《创作需要生活》。
  
  2000年又一次写中篇,取名叫《人蚁》,发表在《莽原》头版头条,当月被《小说选刊》选为头版头条,而且似乎破了选刊的规矩,之前他们选的中篇一般不超过四万字,而《人蚁》应该在将近六万字。这小说是写我回国之后七八年之间我从事的一些事情,意图是人像蚂蚁一样整天去寻找食物,因为我脱离体制后干了很多职业维持生计。一些行家看了对我说:这篇是个玩意。既然是个玩意,我便以这个中篇为底子写了长篇小说《掮客》,我至今认为《苦旅》和《掮客》是我六部长篇小说里最好的两部。《小说选刊》选我的《人蚁》已经过去十一年了,我更加记得写的创作谈的题目为《创作仍然需要生活》。

  2000年后又写了几部长篇小说,都是编的故事,虽然出版商或者杂志社拿去出版或者发表,反响也还不错,但我自己都觉得不太拿得出手。

  说到这,自己都觉得没什么生活可被挖掘的了,今后只能靠编故事为生。但是从1981年开始创作那一天就冥冥之中想要写的生活一直没有找到好的角度。哪段生活呢?就是我在天津的三十五年生活,并在那里有过六年的工厂经历,不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很是觉得对不起自己。

  怎么写?怎么表现?这一定需要技巧了。我是1972年中学毕业进的天津造纸厂当的钳工,直到1978年恢复高考上大学。六年时间,除了每年脱产俩月去参加公司、局、区的一些篮球比赛,剩下的时间全部跟机器打交道。我是机修钳工,各种机床设备虽说不上驾轻就熟,也至少疑似了如指掌了,这是我写这部小说的生活基础。动机呢?将近四十年我一直忘不掉我的工段长齐师傅,他没事总给我们讲一些他当年跟日本人打交道的花絮。有了这些生活,列为看官也许已经在心里说要是我早就写了。别急呀,革命不分先后,我这不紧赶慢赶也终于写出来了嘛。

  俗话说笨鸟先飞,雄鹰早到,我这笨鸟起飞的时间比雄鹰还晚,不知到达目的地还有没有我的食物。拼耐力,拼速度,我是拼不过那些名家了,只有这点生活可以拼一下,如果这部长篇小说能给大家留下些许印象,那就是生活再一次给了我援助。所以我给《长篇小说选刊》写的这篇创作谈取名为《创作还是需要生活》。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