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王 雨:艰难愉快的跋涉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特刊9卷

  我的写重庆开埠时期的长篇小说《水龙》和与黄济人合作的写卢作孚的长篇小说《长河魂》出版后,心里一直不得平静。写这两部小说时,查阅到许多“湖广填四川”的资料,很受震撼,产生了强烈的创作冲动,当年那时逾百年百万移民万里跋涉进川的情景闪现眼前。我知道,我的文学长途跋涉开始了,下决心写长篇小说《填四川》。

  这是艰难的跋涉。我认真查阅了相关资料,做了大量笔记。面对浩繁的资料如何敲打键盘呢?我犯愁过。该小说出版后,有评论家指出:“‘填四川’的史迹无论多么重大,要用长篇小说来表现,终究只能是通过个别的、具象的、故事化和命运化的东西。小说须有小说的趣味,否则谁还会读它?幸好,《填四川》的作者没有陷入干巴巴的概念演绎,也没有用几条过于明显的经络图解历史,而是努力提供一部感性的、有血有肉的、甚至怵目惊心的移民史画卷。”“叙事文学笔下的‘时代’,最终还是要通过个体的命运展示出来。作家为其主人公取名为‘宁徙’,寓意可见一斑。”是的,构思时我是这么想的。我查到客家移民资料,其后代在重庆荣昌盘龙和四川龙泉驿最多。资料显示,客家人志远好动,自东晋“五胡之乱”始,历经五次大迁徙,到达福建、广州等地,其优异秉性成就过不少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这触动了我。我看到杰出移民女性资料,她们承受着比男人更多的痛苦来川置业发家。这感动了我。是的,当年那因战乱瘟疫天灾人祸,造成十室九空虎狼成群的萧疏的四川的复苏离不开女性,离不开伟大的母亲。我写了宁徙。由她而写了她父亲宁德功、她夫君常维翰、她后夫土著士绅赵书林、她同乡贪官宣贵昌、她管家老憨、她挚友傅盛才和她的晚辈们,写到了她历经的三朝皇帝。大历史中的各色人物纷纷亮相。出书后,有评论家指出:“宁徙立足于荣昌县路孔寨,由插杆占地,白手兴农,到开办丝绸、夏布作坊,兴办煤矿、轿行实业,再到将经商触角伸到重庆、成都,种种业绩推演,颇具代表性地集中表现出了前赴后继的几代移民如何填川、实川、富川,促成了四川经济社会的恢复、发展和繁荣。这其间,还通过她的父执辈和子侄辈入仕做官,照应到雍正、乾隆两代皇帝如何承继康熙遗策,推进移民措施,写得勾连有致,开阖自如。”

  人物命运的大起大落,故事的跌宕起伏,使我的创作苦中有乐。

  写完《填四川》后,我去了明清建筑保存完好的路孔镇,去了客家移民后代众多的盛产夏布的盘龙镇,思维再次被打开。我一、二稿写的是虚构的惠水河、岷坝村,在荣昌县民俗专家、学者和责任编辑的指点、鼓动下,再次动手大改,改写成濑溪河、路孔寨。路孔镇与我虚构的岷坝村很相像,古镇、河流,拱桥,还真有个赵家祠堂。镇上的店铺名字特别,如“艾糍粑”、“一壶春”、“大食店”等。采访得知,当年路过的移民在濑溪河舀水喝,瓷碗不慎落进河里,认为是留其在此舀饭吃,就在路孔寨落户了。听老人唱了感人的“麻布神歌”。都写进了小说里。我多次到过荣昌县,印象深刻,写这部小说,更深入地了解了荣昌县的深厚文化。该长篇小说去年8月被“北京如意吉祥影视策划有限公司”买断了电视剧版权,希望能够改编拍摄成一部好的电视剧。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