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叶文玲:再思《三生爱》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1年第1期

  如今再回首《三生爱》的缘起,我不能不想起年初所写的《愿爱永存》,那三千多字,是我经历劫难后的深切感悟。

  人的一生经历,有一定的命运因素,但往往也有更多的性格使然。也许正是“马”的属性,使我注定了像马一样不驯顺于命运的摆布,大半生负重如枷,六十余年日子总是劳碌。我在《六十年的原声带》前言中回忆了我的青年时代,那时我在山头海角一所小学当教师。只影孤灯,食不果腹的清贫生活,却没教我觉得太多的困苦,因为那时文学托梦,书籍为伴,青年时期勤奋的苦读,支撑并构建了我的精神世界。自与文学结缘,哪怕命运屡屡向我展露的,是一张严峻的面孔和一条布满荆棘的路,也不曾妨碍我对她的挚爱和追求。

  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放下完稿的《常书鸿》,却又一次“迫不及待”地进入了《三生爱》的创作的根本缘由。但我亦不以身累为“累”。以人苦为苦。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就是我们独有的精神“状态”和“常态”。当无尽的忧思充溢心头、当时时陷入无以言诉的焦虑和惆怅、当面对广袤多变的大千世界,你无法不叹息世事古难全,人生太多艰!

  我们的外部世界有着太多的嘈杂,我们的内心世界,却常常孤独无比。对于能够坚定地守望自己精神家园的作家来说,孤独也许正是作家特有的巨大的精神财富,孤独促使他更沉静地思考。所以,每一次写作,都是作家自己与笔下人物的邂逅和交谈。在沉淀了无数孤独而不无痛苦的思考后,终于又一次打开了心的闸门,思想的洪流得以倾泻而出,在倾诉中咀嚼宣告人生的种种感悟,这便是我们的职责和良心所在。

  《三生爱》无例外是这样的产物。2003年春二次去访美国,当我在“9·11”的废墟前沉重而忧伤地徘徊时,面对那抹阴霾的暮色,我突然深切感悟了眼前的两重世界,感悟了爱与人生与幸福的真谛,这种前所未有的醍醐灌顶的感悟,不光是本书主人公无可逃遁的命运结局,更使我感悟了人类共同而至高无上的目标:和平。

  和平是人类幸福的根基。

  在这个大目标下,其他的一切欲望和追求都相形屑小而微不足道。虽然要达到这个目标,要有许多惨痛的血流成河的付出,但是我相信人类最大多数的根性是趋善趋和的,人类过去现在将来都要为这个目标的实现而生生不息地一代又一代地奋斗。

  多年前我亦曾以一篇小文表达过:百年了悟唯一字,这个字,就是爱。人类之所以能将世界绵延下去,爱是支撑一切的根基。为了和平,为了爱,我们更要鞭笞邪恶,珍爱亲情,珍惜生活。

  《三生爱》原名叫《无桅船》,之所以改成《三生爱》,内里的因由就是出于我所深切感悟的这个字:“爱”。爱,是生活的基础,也是生存的意义。爱,就是改变命运的力量。相信爱会在这世间永存。

2010年12月16日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