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须一瓜:在遍地腐恶中 建立生命的尊严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

  我写的是个普通故事。那些被它震撼的人,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敏感。他们对从现世的恶中升腾的人性之光,太敏感了。

  它是个内疚的故事。

  有个朋友跟我探讨说,中国人天生没有赎罪心理,只要没被发现,他就心安理得,就等于没有做。他觉得中国人坏透了。如果,从西方宗教背景下来谈“赎罪”,也许他有点对。因为大概大部分中国人是宗教的孤儿。但是,我清楚,我们是有内疚之心的。我们知道罪错,会自责,有愧对感,有不安,也有弥补过失的心理和努力。 其实这是人类的共通心理。也许,我们不清晰自己有想通过“钱物”“功绩”来对冲抵消罪过的那种“赎罪”感,但是,我知道,很多人大大小小地经验过内疚,经验过摆脱内疚、愧歉的努力。在厦门,有个死囚临刑前说,我全身能用的器官,能不能捐卖了,给那家人(被害人)一点钱?他没有读过圣经。

  所以,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洋气。事情的出发点,简单而朴素。内疚者不过是因为良心和道德上的自我谴责,并试图做出的弥补的努力,它是人类“良心”情绪的内核,提醒我们照顾他人的利益和感受。

  现世的人心,的确令人失望。我只是想通过这三个“良心正常”的逃犯,去看看在这个贪婪自私、人品低劣的有毒的时代,到底有谁还在时刻反省自己,谁还在强烈不安,有谁——还在尽力行善?这三个逃犯,如果不是负案在身,也许,他们很容易地长成一个学术造假论文抄袭的教授,一个腐败堕落的官吏,一个原被告通吃的法官,一个无耻行贿的律师,一个卖假奶粉注水肉、见利忘义的商人,一个贪得无厌的老师,一个见钱眼开见死不救的老百姓……角色很多,随便成长吧。

  我爱内疚的人。不经过懊悔、省察的人生不值得过。知罪错、懂愧歉的补偿和救赎之心,使世界有了善的光,这是人类德性的光辉。有个跟法律工作有关的读者给我写了长信,言辞激烈,认为我应该让三个逃犯最终获救。因为,“惩戒不是目的”,人性善的全部苏醒,就已经足够了。但是,我说,小说有它的现实逻辑,更重要的是,正是在这个痛苦和愧疚中,生命的尊严得以建立。

  罪恶永远是可耻的,内疚之心则佛光普照。尤其,在这个遍地沼泽、人心腐烂的恶途中。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