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文学双月刊/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记录、见证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和出版态势,为历史存档
官方微博 网上购刊 长篇小说选刊微信
您的位置: 长篇小说选刊 > 创作谈

刘震云:我对世界所知甚少

刊于:长篇小说选刊特刊7卷

  我十五岁离开家乡,第一次见到火车。我从小生长的村庄有百十口人,大家出门都认识;现在从火车上下来成千上万的陌生人,又上去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我既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往哪里去;那时的火车还是蒸汽机,在汽笛的长鸣和火车喷出的蒸汽中,世界在我面前完全改变了模样,我在世界面前也束手无策。陌生,第一次对我产生了震撼。

  一眨眼,三十六年过去了。出门的目的是为了对世界懂得更多,但三十六年过去,我对世界仍所知甚少。

  这是我写作的原因。懂了就不用说了,懂的部分就不用说了,正因为不懂,正因为不懂的部分很多,我试图通过写作来接近它们——整体的不懂和部分的不懂。当然,努力的结果,往往也是擦肩而过。

  我还想说一下我的年龄。一眨眼,我已经五十一岁了。我对这个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看看身边的朋友,并没有谁占了时间的便宜,几个跟我一块上小学的表哥,已经去世了;但我说的不是物质的年龄,而是心理的年龄,是心理年龄跟物质年龄的矛盾。我的心理年龄,一直停顿在三十六年前出门的时候;夜里做梦,仍是当年蒸汽机火车的长鸣和喷出的烟雾。从这句话说起,时至如今,我仍是一个青年,一个文学青年。

  《一句顶一万句》,就是这个青年,对世界不懂的又一次接近。我想知道有神社会和无神社会的区别;我想看一看一个心中有神的人,和一个心中无神的人,一个意大利传教士和一个中国杀猪匠在一起时,为了“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到底能发生些什么。我还想知道,千百年来,人们对“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认识是否正确。

  这次努力是否接近了这部分不懂,我至今也有些犹豫。

  谢谢每一个读了这本书的朋友。

  

    

引用地址:
上一篇: